情感
情感類別圈
成員 83890 帖子 25787 + 加入 退出
掃一掃

下載掌閱iReader客戶端

落盡煙灰

落盡煙灰

LV5 2016-11-05

【青蛇恨】

作者:落盡煙灰

連載最近更新: 在下作品《帝霸九重天》正在免費預熱 講述一個少年元帥家國情仇 愛恨曲折 不斷成長的故事,求一波助攻!章節末尾點贊 下載免費章節 加入書友圈 評論 都可以!

作品簡介:那一年,你我相遇在海邊。
你為白龍我為青蛇,不為地所容啊不為天祝福!
你說愛無所謂天長地久,只在乎曾經擁有,可若能天長地久,誰又愿只有片刻相擁?我恨,恨無情的時空恨沒有愛的去留,海角天涯,各自消瘦……
恨自己不能陪在你身邊,哪怕你將我遺忘,哪怕你也學會了隨波逐流。
天!你若也有情,就請剝奪我的所有!過去未來,只換今生一次成全!
誰?這是誰在哭訴,又是誰在吶喊?

100977 票
  • 落盡煙灰

    落盡煙灰

    樓主 LV5 2016-11-05
     第一章小啞巴(初章)我生下來就不知道自己是誰。爹是什么,娘又是什么,能吃么?有人看見我,叫我龍,也有人叫我白龍,可白龍……又是什么?我不知道,也沒人告訴我。躲躲藏藏被人追殺了八個年頭,再出來,忽然間沒人看到我就要打要殺!我簡直高興壞了,在鎮子上轉了一圈,玩了一圈,吃了一圈,再回到山里,這是我有生以來最幸福的一天!可也就在這天,我遇到了她,也只有她,看見我就沖著我跑來。我自然要跑,在前面,她在后面追。她穿著一身青色的衣裳,我不知道她是誰,也不知道她為什么追我。更不知道跑了多遠,也不知道跑到了哪里。前面是一條河,沒路了。“要不,咱倆換換位置,我往回跑,你接著追?”回過頭,我大口喘著氣。眼前的青衣少女似乎才剛熱身,扎著馬尾辮,沒有一絲凌亂。就那么看著我,沒說話。她看地我實在有些心慌,我裝作若無其事又躡手躡腳……走到她身邊,然后慢慢、慢慢……擦肩而過,跑!“傻姑娘真傻,真傻哈哈,我又自由了!”我只顧往前跑,再沒有回頭。不知跑到了哪里,也不知道這是哪兒,漸漸地認不清路,天黑了。莫名地害怕起來,心中不知怎地,忽然想看到那少女。罵她一頓?欺負她一下……要么,說說話也好,我怕黑。不知怎么地,我從生下來就怕黑,怕黑暗中的一切,一切的聲音!聲音仿佛來自四面八方,和我說這許多不明不白的話。黑暗的世界里,也總出現這樣的畫面。有個猴子,說是我大師兄。有個豬頭,總是偷吃我的青草。有個頭陀,看到我就要將一大堆東西往我身上放……還有個和尚,最為可惡,總是對著我念經,讓我早日歸來!呼~就在這個時候,林子里不知什么東西竄了出來,嚇得我再度飛奔,一邊跑一邊喊救命,直到被草棍絆倒,直到在地上摔了個底朝天。我從小就沒力氣,夜里更是軟弱無力,此刻更是害怕不已。我以為我要死了,死在這里,之后看到青衣女孩兒的第一反應就是遇到了鬼。她輕輕笑著,握住我的手,帶著我穿過林子,來到河流的盡頭。是一處瀑布,瀑布邊是一棟竹屋,她將能吃的果子全都放在了我面前。果子都是我認得的,所以不認為存在女孩要毒死我的可能。狼吞虎咽地吃著,確定她對我沒有惡意,我才抬起頭重新打量她。她一直在看著我,淡淡的笑著,笑出兩個小酒窩。可是,我還是想要跑,跑!不知為什么,我就是對一切生靈生不出好感,并不是針對她一個。從記事的那天起,我看到大公雞耀武揚威就想要拔掉它所有雞毛,看到大黃狗來回叫喚就琢磨著怎么給它燉了,看到柳枝迎風吹起就一定要將它折斷,看到人們對我指指點點就想上去將他們揍趴下!不是沒有好感,而是深深的惡意!只是為了更好地生存,我將這種惡意掩埋在心底。即便更加小心地遵守著這里的規矩,可我還是對一切生靈敬而遠之。在青衣女孩兒一直追我的時候,我的第一反應竟然是逃跑!源自一種不能的懦弱,像是失去了某種驕傲,讓我有些自卑。吃完果子后,又變得自大起來,覺著有了許多力氣,瞪者青衣女孩兒:“說,你為什么追著我不放?到底想干什么……咳咳,嗯!”她依舊笑著,沒有說話,連續問了幾次都是這樣,我甚至懷疑她是一個啞巴。后來就真的這么叫她了,她還是在笑著,我又給她打上了小白癡的標簽。“你一個人住在這里?”看著天上的星星,我忽然問道。她嗯了一聲,我哼了哼,翻過身就睡著了。第二天天一醒,就看到一張笑臉在我面前,嚇了我一跳!“干什么你!”一個高竄了起來,才發現自己睡在床上,床頭還有淡淡的清香,自己身上也有。不會是小啞巴身上的香氣吧,難不成,她看出了我以前是白龍,和那些人一樣要吃我……莫名地,我又想跑。天,白龍到底是什么?她拿著濕毛巾,輕輕擦著我的臉龐,我頓時呆在原地。看著她一絲不茍地做著這些事,就像是理所當然,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暖流涌入心頭,使我的心驟然一痛。心口痛、痛、痛……特別痛!腦袋疼、疼、疼,那些奇怪的聲音又出來了!“都給我走開!”使勁兒用手甩開,我直接跑了出去。不知道跑了多久,也不知道跑到了哪里,停下來的時候,小啞巴就跟在我身后。沒來由地惱怒和生氣,我又開始跑,也不知道跑跑停停多少次,終于沒力氣了。躺在草地上,仰面看著天,天似乎也在嘲笑我。小啞巴慢慢走了過來,坐在我身邊,依舊沒有說話。“我怎么迷路了,小啞巴,你能帶我回到鎮子上么?”我無恥地說道,讓我有些愧疚的是小啞巴竟然答應了。有那么一個瞬間,我真的不想走了,跟著她住在小竹屋里,每天看看鮮花吃些果子也很好。這個念頭很快被我拋在腦后,不行,我要吃大魚大肉,我要成為人上人,我要讓所有人都得仰視我!帶著這樣的想法,我回到了小鎮上。現實是,連狗都懶得咬我,這里的人都當我不存在,一個個全都看向了小啞巴。“三兩銀子,買你身邊這女孩兒!”一個壯漢哼道。一塊銀子扔在了我面前,我很想揮起拳頭,將他的丑惡嘴臉打個稀巴爛,事實是,我竟然沒有尊嚴地撿起了這塊銀子,還十分歡喜地跑去了飯館,開始大吃特吃起來。至于小啞巴,直接被我遺忘了。心里總覺得什么地方不對勁,又覺得理所當然。習慣性地,我甩甩頭不再去想這些事,大口吃肉使勁吃再使勁吃,吃的越多,就越充實。只有這樣,才能聽不見心里的呼喚,聽不到腦袋里的聲音。天一黑,我又回到了黑暗的街頭,放了個響屁,頓時覺得一陣又空虛。不知道天神都是怎么描寫空虛寂寞的,我只覺得又冷又黑……害怕這種感覺。好想回到飯館里再吃一頓,卻發覺身上一個銅板也沒有了。小啞巴出現在我面前的時候,我整個人都懵了,她不是被人領走了么?不管怎樣,她終究回來了,如果還能再賣出去,說不準我還能再得三兩銀子。那么就可以再下一次館子,就可以避免這種恐懼害怕的感覺。剛開始心里一陣歡喜,后來卻越來越不爽。無奈的是,整個小鎮沒人再來買小啞巴。好在她不用吃飯,不用我養,我從未見過她吃飯,對她的嫉妒和埋怨就越來越大。為什么我需要吃飯,為什么我會感受到饑餓?這不公平!天,我的腦子里竟然蹦出了公平兩個字。抬起頭看看天,腦袋變得很疼,莫名的空虛感再度將我籠罩,讓我無法忍受。尤其是每當我痛苦的時候,小啞巴總用一種憐惜的目光看著我,更加讓我惱怒!為什么要這樣看我,我需要別人可憐嗎?將所有負面情緒全都朝著小啞巴發泄過去,我甚至在心里惡毒地慶幸,慶幸小啞巴是一個啞巴,即便心里有不快,也說不出來。沒有任何生靈搭理我,就連月季花在我路過的時候都瞬間枯萎。在人群面前我故意做著各種各樣出奇古怪的動作,要么大喊大叫要么站在高處撒尿,他們卻只當我是空氣。唯有小啞巴,知道我在沒有人的黑暗街頭,在潮濕骯臟的地面上抱著頭打滾,她知道我的一切。腦袋和心口越發痛悶地厲害,我不知道該怎么去解決。每當這個時候,小啞巴總能弄到吃的,大魚大肉。吃下去,使勁兒吃下去,我只有這么一個想法。漸漸地,我失去了味覺,失去了嗅覺。聞到的,吃到的,全都沒有了感覺。空虛越發空虛,像個黑洞,要將我吞噬!“你,難受么?難受的話,就跟我回竹林吧。”小啞巴竟然不是啞巴,她竟然能說話,我的第一反應是憤怒,太沒天理了,她這個騙子!很快憤怒就變成了悲哀,我失去了說話的能力。那一刻,我的腦袋里只剩下一個念頭:跑!這個小鎮絕對著了魔,要不然這些厄運怎么會全部降臨到我的頭上!小啞巴,不,青衣女孩兒,她一定是魔鬼的使者,是來懲罰我的。天,我的腦子里竟然蹦出了懲罰兩個字?我做錯了什么么?我使勁兒跑,生怕過不了多久就會失去行動的能力,到那個時候,我,我……不敢想象。不知道跑了多久,也不知道跑到了哪里,小啞巴似乎這回真的成了啞巴,我打了她一下,將她推倒在地上,她竟然都沒發出聲音。忽然間,有種懦弱且無能的想法就是……好好欺負她一下,讓她知道我是有力量的。沒錯,力量!可就在她跌倒在地的剎那,我像是失去了所有力氣,胸口莫名地痛了起來,腦袋也痛了起來。我像是遺忘了什么重要的東西,怎么也想不起來。身體一硬,忽然間不痛了,小啞巴握住了我的手,有她在身邊,才有安全感。她輕輕哼起小曲兒,流水聲潺潺、清風聲喃喃……我漸漸地睡著,心神慢慢沉入一片黑暗無邊的海里。在那里,我聽到了小啞巴的呼喚。“恨,我好恨……”滴……答,滴答,就像是一滴水撒出整個世界,一束光明照出七彩的斑斕。仿佛間,小啞巴輕輕說著什么,我沒聽清。只感覺嘴唇上多了一抹冰,冷冷的。
    回復
  • 落盡煙灰

    落盡煙灰

    樓主 LV5 2016-11-05
    第二章醫心我的過去一片黑暗,我的腦海一片空白。不能動,不能說話,是活著的廢物,是醫心的弟弟。我不是傻子,我還能感覺得到這個世界,以及我的姐姐。今年我十一歲,九歲到現在的每天清晨,她會輕輕為我擦拭身子,將我抱起放在椅子上,靜靜地為我梳頭。總喜歡將我的頭發扎成一朵花,我想知道,她告訴我那是青蓮。我從未見過青蓮長什么樣子,更沒有辦法看到腦后的青蓮。吃過飯,阿姐就會推著我去曬太陽,她總會選沒人的小路,最安靜的竹林。春天花會開,她會笑著給我采一朵。她叫我白,或許這就是我的名字,奇怪的是,她沒叫我小白。如果我能張口,我真的很想大聲吼出來,不要這么叫我。白,是我討厭的顏色。或者說,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喜歡什么。如果我能動彈,我肯定會將放在我面前的紅花咬個稀巴爛。可惜我不能,可惜沒如果。我只能看著鮮花在面前綻放,我只能任憑香氣進入我的感官,什么都做不了。麻煩的是夏天,鬼天氣不知道什么時候會下雨,好幾次我們都被淋成了落湯雞。不,不是我們,是她。她總將雨傘放在我的頭上,更討厭的是,油紙傘也是白色的。如果我能開口,我一定會大聲告訴她,我討厭被保護的感覺。如果我能動彈,我寧愿在雨中奔跑、跳舞、飛騰!可惜我不能,可惜沒如果,我只能看著狂風將她的發髻打亂,我只能任憑暴雨將她的青衣打濕。我并不擔心她會生病,因為她本身就是醫生。無論春夏,每個夜晚她總會抽出時間擺弄藥草,然后認真地一遍遍清洗著雙手,這才來找我。將我抱在床上,為我掖好被子,為我講故事。她說從前有個小女孩兒,追過一個少年,少年始終都沒有理他。她說小女孩兒私下里不知道哭過多少回,傷心的不是少年不理她,而是少年忘記了自己是誰。說小女孩兒在后面追,少年在前面拼命地跑。這個故事沒有開頭沒有結尾,似乎只要她開口就能一直講下去,說個幾千年。我從未認真去聽,每次她說話,我的心總是亂地很。一種很復雜的感覺襲上心頭,讓我本能地選擇了逃避。如果我能開口,我一定會大聲質問她,你還要講到什么時候!如果我能動彈,我一定會扭過頭,哪怕是看星星,也不愿看到她的笑臉。我并不知道,在外人面前她的表情一直是冷冷的,或者說根本沒有表情。無論誰來看病,她的反應都很冷淡,若不是高深的醫術,恐怕三間小竹屋早就被人拆了。不知多少媒婆上過門提過親,她都沒有答應。她說,她的心里只有我。她的心里只有一個愿望,將我的病治好。為了這個心愿,在金黃的秋天,她會翻遍四周的山林,在人跡罕至的老溝奔走,尋找一顆顆珍珠般的藥草。在寒冷的冬天,她會拿著鐵鉆,鉆透一米多厚的冰層,從寒潭中取出最佳的藥引。為了能治好我的病,她一次次試驗著,不停地翻閱古籍和藥方。還不時地抬頭看我一眼,從疲憊中擠出溫柔的笑容,不耐其煩地一遍遍地問我餓不餓,問我冷不冷,問我累不累。每當這個時候,我的胸口總是莫名地起伏,像是有什么東西壓著我,讓我喘不上氣。如果我能開口,我一定會大聲反駁她,能不能不要這樣,能不能換一個活法?如果我能動彈,我一定會第一時間將輪椅踢到臭水溝,然后將所有的藥草都踩在泥巴里!我從未見過她悲傷的模樣,雖然在心底,我一直不想承認這樣的事實,她也有煩心事。比如隔壁的王二婆娘又來說媒,這一次似乎胸有成竹。比如冬天又要來了,竹屋卻漏風。比如這一次在我身上的治療又失敗了,藥方還是沒有達到想要的效果。她卻從未在我面前表露出任何為難,甚至小心翼翼地照顧著我的情緒。即便如此,我還是能夠經常聽到各種冷嘲熱諷,她在努力躲避著其他人,其他人卻主動找上門來,本來就無法躲避。清晨推我出門,路上多了許多行人,他們用怪異的目光打量著醫心和我。我從他們的眼神中看到了不懷好意,他們跟在我們后面,似乎在等待絕佳的時機。醫心的臉上依舊沒有絲毫表情,淡淡地笑著,風吹過臉龐,讓我感覺到一陣困意。等我醒來的時候,我們已經回到了竹屋,尾隨我們的人沒了蹤影。從她的臉上找不到任何答案,就像是稀松平常的一件小事而已。我卻知道,這件事并不尋常。更麻煩的是,這只是開始。王二婆娘當天就踏進了草堂,又一次苦口婆心地勸說起來。“醫心啊,你已經到了該婚嫁的年齡,總不能為了你那廢物弟弟……耽誤自己的一生啊!”醫心的臉驟然冷了三分,沒有說話。王二婆娘左說不行,右說不成,正說不聽,反說不進,不由得惱怒起來:“你那個廢物弟弟有什么好,不把他治好你就不嫁人了?再不嫁人,說不準連這個冬天你們都過不去!”赤裸裸的威脅!看到醫心沒說話,以為她怕了。王二婆娘繼續道:“這一回我可是為縣令大人說媒,縣令大人是誰,使我們整個縣的父母官!他說一就是一,他說你得嫁給他兒子,你就得出嫁!也不想想,若是能嫁入官宦人家,是何等榮耀!”“你說完了么?”醫心輕輕道。“醫心吶,我也是為你好,嫁入縣令家,也照樣可以繼續求醫問藥啊。縣令認識的人可不是我們能想象的,若是能請動當朝太醫,說不準你弟弟這病就治好了。人家能看上你,是你幾輩子修來的福分,你可不要不識好歹啊。”王二婆娘繼續道。醫心站起身:“說完了么?”“你考慮清楚了?”王二婆娘以為說動了醫心,不由得露出一絲笑容。“白可能餓了,我得給他做飯去。”說罷,醫心就轉身走入了屋內。王二婆娘認為自己受到了戲耍,在門口破口大罵,罵的聲音很大,罵我是廢物,罵我是白癡,罵我是王八烏龜的雜種。她故意想讓我聽到,我的確聽到了。她故意想讓我憤怒,我的確很生氣。一口氣沒喘上來,我的臉色頓時變得鐵青,口吐白沫暈眩過去。迷糊中,我像是聽到誰在哭,這里也沒有其他的人,只有醫心。她從不叫我弟弟,我在心里也從未叫過她姐姐。她正將頭枕在我的胸口,一滴滴眼淚流入我的胸膛,像是陽光滲透了進來,讓冰冷的軀體融入滾燙的火,讓我再度復活。醒來的剎那,是一張哭得淋漓破碎的笑臉,她用力握著我的手,如同握住整個世界。我忽然好想說話,說你真傻,哭什么。忽然好想動彈,用盡所有氣力,將她抱緊,哪怕是掀翻整座青天。這個念頭剛剛閃過,頭又劇烈地痛了起來,似乎這種念頭不該生出來,該抽筋剝皮活活打死,就算是石頭里面蹦出來的也絕對不能放過!取而代之的是過往的我,能夠感知這個世界卻沒有絲毫表達的我,心里能夠涌起所有情感卻唯獨沒有愛和包容……這樣的我。“我好恨……好恨……”醫心,她又在喃喃自語,似是看到了希望破滅的整個過程。能醫地了天下,卻唯獨醫不好我的心,她依舊沒有放棄。沒有放棄的還有王二婆浪那伙兒人,她又來了,這一回濃妝艷抹,像是交了好運。身前是一位公子哥,縣令家的公子,乍一看就是讓人喜歡的那種,標準的書生,無論從穿著還是談吐都無可挑剔。更讓人驚奇的是,他竟然主動承認了先前的騷擾行為,也毫不避諱手下人的行為有著自己的暗示。他放開胸襟,說著自己的心聲。他說第一回看到醫心就深深地被她吸引了,不是她的笑,而是她蹙眉的神態。這樣的姑娘,有什么事情是讓她煩心的?于是他開始打聽,他說最初以為是醫心想要嫁人,無奈卻有我這么個累贅,沒人肯娶她。公子哥頓時高興了,便央求王二婆娘上門提親,而且拍著胸脯發誓道一定是明媒正娶。他慢慢訴說著自己的相思,帶來足足上千幅畫卷,每一幅都是他親筆所畫。茶不思飯不想,足足一千零一天,他實在忍受不了這種痛苦,索性登門而來。我看得出公子哥是忐忑的,他的手心全是汗,不自覺地擦拭。他不知道被拒絕后能不能走著回去,他也不知道有沒有猜中醫心的心思。醫心沒有說話,表情變都沒變,我忽地為這位公子哥感到悲哀。喜歡一個人真的會茶不思飯不想,我不相信,可這位兄弟緊張的神態卻是真的,我卻未曾緊張過。緊張,難道也是因為喜歡?喜歡又是什么?嘴皮都快說破,看醫心不為所動,公子哥站起身,身子有些顫抖,深情地看著醫心:“我是真心喜歡你,哪怕你有這樣一個弟弟,哪怕你一定要給他治病,無論多久,多久我都愿意等。只要你給我個答案。”“答案我現在就可以給你。”醫心終于開口了,看著這位公子哥:“白其實不是我弟弟,而是我心愛的人。”什么?公子哥不敢相信地看著醫心:“怎么可能?你……你……你在騙人!”他的臉色頓時慘白下來:“縱然你不喜歡我,也不用編出如此荒唐的理由,小鎮四方,父老鄉親,誰不知道這個癱……他是你弟弟!”“我和白沒有血緣關系,愛一個人有錯么?就算他真的是我弟弟,又如何?”醫心淡淡地說道。公子哥連續倒退幾步,全身激動地不住地顫抖著:“你竟然說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話!姐弟倫理,綱常道德,他是你弟弟,你就不能愛上他!你們一輩子也不可能成親,會遭人唾棄的!”“那又如何?”醫心輕飄飄的話落在我心里卻像是千斤墜,不住地下沉。那又如何?如何?什么東西頓時從血液里竄出來,瞬間讓整個心口爆炸開來,一股氣從喉嚨里竄出,我的身體驟然間有了知覺。“沒錯,那又如何!”我站起了身,手指著天,說出了平生第一句話也是唯一的一句話。雙眼閉上的最后一刻,看著暴怒的群眾面前,我總覺得手里少了些什么,誰? 
    回復
  • 落盡煙灰

    落盡煙灰

    樓主 LV5 2016-11-05
    第四章相思病今年我十七歲,在寶芝堂已經當了四年的學徒,終于快熬到頭了。“仙兒啊,你將這位病人治好,我就讓你出師。”聽到師父的這句話,我興奮地好幾天都沒睡著覺,直到病人的到來。我甚至懷疑是不是我自己有病,在我看來,這姑娘面色紅潤,氣象平和,壓根兒就沒什么問題。唯獨她的眼神,充滿了肅殺的哀傷,冰封的世界容不下任何鮮活的生靈,絕不是裝出來的。“你有什么病?”我問道。青衣女子笑了,隨著她的笑,頭上一朵金釵上的蓮花似乎也綻放了開來:“許仙,你是大夫,難道你看不出我有什么病?再說了,一般來說,哪個大夫會這么問的,忒沒禮貌!”竟然直呼我的名字!可我總覺得,許仙不是我的名字,我……我應該還有其他的名字。我努力保持面上的笑容,應道:“你也知道那是一般情況,現在你的病很不一般,再說了,有哪個姑娘一說話就是長篇大亂,顯然你的問題不小。”“我也聽說了,寶芝堂出了個了不起的人才,讀過無數醫書,天底下的藥草就沒你不認識的,四年來治好了鎮上不少疑難雜癥……所以,我才來找你。”這一番話說的我有些飄飄然了,沒想到隨后就是一盆冷水。她說:“不過我的病你卻醫不了。”什么?前面鋪墊了那么多贊語就是為了來一個不過!我有些生氣了:“什么病我治不了?”“你連我得的是什么病都不知道,你又怎么能治?”女子笑了。我頓時窘地面色通紅,恨不得立刻找個門縫把頭塞進去。快坐不住的時候,女子發話了:“告訴你也無妨,我得的是相思病。”一股火從心底沖向云霄,我感覺自己被戲耍了!相思病,相思病是什么病?奇怪的是,我的火很快被澆滅。就一句話,女子出神地看著我,問道:“你,喜歡過一個人么?”我竟無言以對,十三歲之前的記憶半點也沒剩下,師父說他在山崖地下救下我的,那時候我已經不省人事,能活下來簡直是個奇跡。師父說我叫許仙,我就叫許仙了。相比小命,失去記憶也就不再那么重要。就算記憶還在,我想十三歲之前我也不可能喜歡上一個人,小屁孩兒能懂得什么是喜歡?就算是現在的我,十七歲的我,照樣不懂。縱然我會醫術,卻只是寶芝堂的小學徒,沒有家產沒有銀錢沒有功名甚至沒有來歷。鎮上的女孩兒甚至見我的時候都蒙著面,生怕我喜歡上人家。哦,奇怪了!想到這個,我忽然驚訝起來,看向面前的姑娘。二八年紀,正是妙齡,朱唇皓齒,俏圓的小臉蛋擦著淡淡的紅,額頭上的發髻整理地一絲不茍,細看下來,越看越好看。配上一身青衣,恨協調很美好。我對上了她的眼睛,她的眼睛讓我的心變得很平靜很平靜。透過這扇窗,我來到了她的世界,聽著她的故事。她喜歡上了一個人,很早很早之前就喜歡,是上上上……上輩子結下的緣分。她說,那時候她在海邊玩,從未見過海的她興奮地大呼小叫。就在這個時候出現了一伙歹人,想要將她抓走,也就在那個時候,她遇見了她的那個他。身著白衣的少年,隨后就將歹人擊退,同樣好奇地看著少女。少女的她心里很是害怕,卻沒想到少年握住她的手,輕輕道:“我不是壞蛋,我叫敖烈。”“我叫小青。”少女笑了,大膽起來,正好少年想外出游玩。少女就帶著少女一起游戲人間,從北面冰封的雪原到最南邊茂密的原始叢林,從西邊的黃河源頭一直來到入海口,又從入海口走入大陸的中央,見識到了西域獨有的風情,吃遍了東西南北各地的美食。他們住在一起,睡在一起,日久生情,產生了一種叫做愛情的偉大東西。那時候,他們還不是很了解這種情感,直到慢慢長大,直到有人告訴他們彼此不能在一起,要被活生生地拆散!聽到這里,我不禁大怒,沒來由地大怒:“怎么能這樣,當長輩就應該為子女的幸福著想,什么不能在一起,這輩子我還沒見過如此荒謬的事情!太不可理喻了!”女子贊許地看著我,或許眼神中還有一絲其他,像是將我當成了她的他,我安靜下來,繼續聽著。他們終究還是被無情地拆散了,她的他被下了某種類似封印的東西,失去了記憶,失去了關于她的一切。更殘酷的是,他還失去了愛一個人的能力。因愛而得到的幸福,也因愛的失去陷入谷底,無異于將這對鴛鴦打入冥河地獄。她愛著他,深深地愛情,飽受相思之苦。每一次都費盡心思,不遠千山萬水,在茫茫人海找尋一個孤單的身影。“找到了嗎?”女子的眼中抹過一道深沉的哀傷:“找到了,他卻再也記不得我,我想讓他恢復記憶,恢復愛的能力,卻無能為力。”“怎么會?”她說,每次在他愛的能力稍有恢復的時候,他家里的人都會將他帶走,重新抹除和她有關的一切,每一次。“怎么可以這樣,簡直沒有王法了,報官!”女子沒有回應,我卷起袖子:“告訴我他們家在哪兒,我去放把火燒了那,狠狠揍他們一頓。”女子笑了,也不知什么時候她的小手捂住了我的嘴:“我知道你的心意就好,不要再說這樣的話。”我嗯了一聲,繼續聽著。她一句話,總能平息我起伏的胸口。即便千難萬難,女子始終沒有放棄,直到現在,又一次失去了愛人的消息。她的相思病越來越重,時間過的越久,她的那個他好轉的希望就越來越渺茫,她的心就越來越痛。“我幫你找到他,說不準我能將他的失憶治好!”末了,我還加了一句我能行。我在心底堅信我所做的是正確的事,既然是正確的,就一定能行。簡單地收拾了一下東西,我和她出發了。首先是這個小鎮,只要是個男的我都去看,挨家挨戶地找,一條街一條街地排查,連地上爬著的小乞丐我都沒有放過。不讓我進門我就在門口守著,不讓在門口守著我就在街道邊盯著,幸虧大家都認識我,所以才沒將我打死。不知挨了多少棒子,也不知道受了多少白眼,我才將小鎮所有男丁排查了一遍。讓我難過的是,沒找到女子要找的那個人。這才只是一個小鎮,這才只是一個開始,天下還有多少個這樣的小鎮,怎樣才算終結?“你可以放棄。”女子輕輕道。我二話沒說,拉著她就走,只帶了一幅地圖。每到一個地方第一件事就是查看下這里有多少男丁,和尚、道士、流氓、混混、殺人犯……襁褓中的嬰兒也算!看見個男人我就條件反射要去看看人家的臉,看看他的腦后有沒有一條小白龍的印記,有的人衣服穿得很緊,我還得琢磨著怎么將他的衣領解開。和個中了邪的人一樣,一路挨打一路找人,不知走到了哪里,一個跟頭摔倒,我沒有爬的起來,手往前伸著,努力想再往前一步,卻沒了力氣。“傻瓜……”作為一個醫生,我病地很重,絕望病。雙眼無神,四肢無力,走路走不到七步就會跌倒,說話說不到三句就會結巴,思維也變得極為緩慢。沒有一個人愿意看我一眼,除了青衣女子。她一直待在我身邊,帶我去看北極的大白熊,帶我去看黃河的盡頭,帶我在紫禁城的巔峰上賞月……她是誰來著,我怎么忽然忘了?我什么都不記得了,記不得吃飯,記不得睡覺,像是一個植物人。比植物人好點的是,我會聽指令,只聽她一個人的。她會抱著我,告訴我該閉眼睡覺了,我就睡著了。仔細地喂我吃飯,告訴我要張口,我就張開嘴。帶著我去看煙花,告訴我往天上看,我就往天上看。我的情況越來越惡劣,漸漸地失去了一切知覺和行動能力,頭越來越沉,暈了過去……當我醒來的時候,師父正站在我的面前,呵斥我:“許仙,問診的時候怎能睡著?”剛剛的一切都是夢么,我睡著了?我沒有聽,記憶的碎片在面前閃爍,傻傻地看著面前的青衣女子:“你……”許久,許久,師父的聲音自動被我過濾,我看著女子的眼睛,笑了:“你得了什么病?”“相思病。”女子輕輕道。“相思病……好辦!”將自己的名字寫在藥方上,我笑著看著她。“許仙……敖烈!”
    回復
  • 落盡煙灰

    落盡煙灰

    樓主 LV5 2016-11-05
    第五章 我們真傻(終章)我成功地出師了,成為了寶芝堂的主治大夫,來找我看病的人絡繹不絕。每當夜深人靜,我卻總感覺少了些什么,十七歲前的事情一點兒也記不起來,整整七年我都在尋求讓自己恢復記憶的方法,總沒成功。今年的我二十四歲,在別人眼里活脫脫是個神仙,說不好聽點就是怪胎。別人家的男子最晚的也在十六歲就訂了親,二十四歲的他們早已做了父親。而我,還沒有遇見我的她。就像是不屬于我的東西,有關愛情的一切,我從不去想。也從未有人上門給我說媒,每天從住處到寶芝堂,然后從寶芝堂到住處,二點一線的生活過得簡單而充實。直到一場大雨,這場雨下的實在是太大,太沒有緣由。前一刻還是太陽當頭,眨眼間就是雷霆萬鈞大雨傾盆,倒霉的是,我剛從外地采辦藥草回來。碼頭上空無一人,自然而然地,我被淋成了落湯雞。奇怪的是,我對風雨并不反感,甚至隱隱地有種喜歡的感覺。哪怕是這樣惡劣的天氣,也無法讓我的心頭產生半分畏懼。我往回跑著,跑著跑著索性不跑了,看起雨中的景色來。朦朧的雨幕像是掛起來的畫卷,一滴雨便是一片角落,一片角落便是一方天地。那片天地越來越白,我驚異地看著面前的景色,似有什么人朝我走來。擦亮眼睛,卻又看不到了。雨水再度朦朧我的眼睛,白色的身影又一次出現了。再度擦亮眼睛……還在!一白衣女子,美如畫,蓮步輕移,手里撐著一把油紙傘,毫無征兆地出現在我的世界里。她為我打傘,她的眼神牽動著我的心,讓我找到了一絲久違的熟悉。“公子……”雨水被時間煮成一碗迷魂湯,讓我頓時醉了。等我反應過來,已經回到了住處,白衣女子……依然在!她輕輕笑著,告訴我的名字,訴說與我的相知。白素貞,多么好聽的名字!就這樣,她便在我家住了下來,事情傳出方圓十里,鎮子里的人全都驚異了起來。一個個變得無比憤怒,紛紛上門,首先是鎮長,隨后便是左鄰右舍,之后便是認識的不認識的路人。我憤怒了,人家住在我這里又怎樣?我和她之間又沒發生什么!大家卻不那么想,事情越鬧越大,甚至驚動了縣令。看到肥的流油的縣令,我盯著他,他嘰里呱啦說了半天,給我安上了各種罪名,終于回過頭:“你在看什么?”“我看你印堂發黑,雙眼血紅,腳步虛浮,腎氣不足,沒多少活頭了!”看縣令氣的直跺腳,我很是愜意,讓我心里難受的是,在我最困難的時候,白衣女子竟然棄我而去。她甚至連站在我身邊,給我一絲鼓勵的勇氣都沒有,我忽然覺得,畫中的美人再美也是有缺陷,這一絲缺陷讓我清醒了過來。清醒是一回事,認錯又是另一回事。我終究沒有認錯,在黑乎乎的牢獄中度過了半個月,出來的時候人不人鬼不鬼。之所以能出來,完全是托了縣令的福。被我那么一說,那天回去縣令就直接去了小妾房里,沒成想竟暈了過去。這些天附近的大夫郎中全都找了個遍,眼看著出氣多進氣少,縣令家里的人都慌了。哭哭啼啼間,不知道誰說了一句:“不是還有許仙么?”請我出來發的時候,縣令家里人又是哭告又是各種保證,實在于心不忍,心想怎么著也是一條人命,便將縣令從鬼門關里拉了回來。活過來的縣令對我感恩戴德,加上白素貞一去不回,事情也就這樣不了了之了。在大家伙看來,過去也就過去了,在我心中,卻留下了個不大不小的疙瘩。一天晚上,剛回到家,只聽身后有人喊我公子,嚇了我一跳。本以為是白素貞,正將她趕出去。沒成想卻是一位青衣姑娘,給我一種徹底的久違的熟悉感,像是交往了十幾年的好友,又像是一直陪伴左右的親人。我頓時沒了脾氣,她坐在我對面,訴說著自己的來意。說自己是白素貞的妹妹,叫小青,特意來道歉的。她姐姐病了,病的很重,在人世間已無多少時日,所以當日才不辭而別,不想連累我。其實白素貞,其實她……內心是喜歡我的。喜歡?我被這個陌生的詞眼扎到了,心口猛地一疼。小青帶著我去見了白素貞,竹樓之內,床榻之上,白素貞近乎奄奄一息。“怎樣才能救她?”我問道。這一問顯然是莫名其妙的,我自己就是大夫。奇怪的是我覺得我應該這么問,小青肯定會知道。小青道:“一個愛她的人給她一個吻,用愛情的力量召喚出她體內的生機,才有一線希望。”“愛她的人?”我疑惑地問道。“就是你,你試試,一定行。”小青堅定地說道。愛,愛一個人是什么感覺?我不知道,可我還是吻了上去。不是為了愛,是因為好奇,讓人驚異的一幕出現了,白素貞竟然緩緩醒轉了過來。小青激動地拉著我的手臂:“姐夫,我就知道你們是相愛的。”姐夫?我自己還有些懵,心中的疑問越來越大,直到洞房花燭夜。輕輕掀起白素貞的蓋頭,依然是那張笑臉,她讓我早點歇息,沒來由地我選擇了抗拒。輕輕握住她的小手,感覺冰冰的,問道:“你,愛我嗎?”白素貞嬌羞地點點頭:“當然了,相公……我們早點歇息吧。”我不動聲色地往床邊挪了挪:“愛一個人是什么感覺呢?”“就像現在這樣啊,相公……我們早點歇息吧……”白素貞的聲音帶著一股子魅惑,讓我忍不住沉淪,心中的一點執念,讓我保持著清醒。眼看問不出什么,我想到了逃,借口說喝酒喝多了要出恭,出了屋子。關房門的一瞬,我看到白素貞輕輕解開自己的衣裳,嘴角勾起,媚眼如絲:“相公,快點回來,我等你……”關上門,不知道跑了多遠,頭皮發麻的感覺才緩緩消失。我不知道這種不舒服的厭惡感來自哪里,但可以肯定的是,絕不是愛。不行,我必須得離開這里,絕對不能和白素貞成親,絕對不能!這個念頭剛剛生成,腦袋劇烈地痛了起來,全身開始變得僵硬轉瞬間就沒了知覺。天下起了雨,我仿佛聽到有人在哭泣。雨水混著眼淚流入我的心口,朦朧間我看到了一青衣女子,抱著我的頭,唱起了一首無名的曲子:“那一年,你我相遇在海邊,你為白龍我為青蛇,不為地所容啊不為天祝福……”“你說愛無所謂天長地久,只在乎曾經擁有,可若能天長地久,誰又愿只有片刻相擁?我恨,恨無情的時空恨沒有愛的去留,海角天涯,各自消瘦……”“一世一世又一世,北極找到南海,高原找到海口,漫天都是成對的沙鷗,說愛有界限簡直是天大的荒謬!我恨啊,恨自己不能陪在你左右,哪怕你將我遺忘,哪怕你也學會了隨波逐流。”“我想過讓你平凡地度過一生,失敗一次又一次,終究無法抵抗命運的魔手。固知你也在戰斗,怎么扔下你一個人獨自行走?”“天!你若也有情,就請剝奪我的所有!過去未來,只換今生一次成全!”誰?這是誰在哭訴,又是誰在吶喊?身體要炸開,我腦袋也要碎裂!心好痛,頭好疼,好疼……好痛!啊!一聲怒吼,我感覺到自己從身體里飛了出來,風火雷電輪流劈向我的靈魂,記憶如潮水般涌來,前世今生……一切的一切全都飛了回來,愛在痛苦中掙扎,在磨難中重生!我終于不再混沌,我終于知道了我是誰。我不是許仙,我是白龍,敖烈!許仙的身體還站在那里,我敖烈卻飛了出來!這是一場前所未有的暴風雨,龍吟過后,風平浪靜,天地間,什么都沒留下。有人說,那天晚上看到一條白龍升天,吞云吐霧。也有人說,白龍根本沒有飛天,而是去了萬里外的白龍山,山上有座白龍池。也有人說,白龍愛上了人間的女子,所以才甘愿留在人間,大家應該蓋一座白龍廟,祈求白龍的庇護。白龍廟蓋好的那天大家都去許愿,許仙帶著白娘子也去了。“愿娘子生一個大胖小子,大胖小子,大胖小子……”嘰里咕嚕地念叨了不知多少遍,使我有些心煩,釋放出冷冷的龍威:“哼,他再念叨別怪我不顧當年的肉身情誼,讓白素貞生個女兒!哎呀,小青你干嘛……好啦,好啦,說說而已……胖小子就胖小子吧……”看著面前的龍池,我的目光瞬間溫柔下來,池子里,一條小青蛇不斷盤旋,對著我吐吐舌頭,可愛極了。你等了我這么多輪回……該我等你了,等你化為人身的那天,我們就……嘿嘿……我傻傻地笑了,真的。
    回復
  • 落盡煙灰

    落盡煙灰

    樓主 LV5 2017-03-12
    在下作品《帝霸九重天》正在掌閱連載,喜歡玄幻的朋友請捧個人場哈。風騷在這里拜謝了!
    回復
  • 落盡煙灰

    落盡煙灰

    樓主 LV5 2017-04-08
    在下作品《帝霸九重天》今天正式預熱,求一波助攻!!支持的方式有下載免費章節、書友圈五星評論,章節末尾點贊!喜歡青蛇恨的朋友,請多多幫忙,拜托了!
    回復
  • 落盡煙灰

    落盡煙灰

    樓主 LV5 2017-04-08
    在下作品《帝霸九重天》正在免費預熱 講述一個少年元帥家國情仇 愛恨曲折 不斷成長的故事,求一波助攻!章節末尾點贊 下載免費章節 加入書友圈 評論 都可以!
    回復

熱門參賽作品

  • 1
    云散

    廖婳

    彼岸花, 開彼岸, 花開不見葉, 見葉不開花, 花葉不相見, 生生相錯。 他們都說,你我永不相見,生生相錯,卻不知,這是你我永生的相守。 我們曾是三生石上的舊精魂,千年相伴,看盡人間塵緣,悲歡離合,生死輪回。那日,佛 說你們需入紅塵。我向佛問我們的姻緣,佛閉目,“一生只得一面之緣。” 我問佛: 前世一千次的回眸,換來今世的一次擦肩而過。 前世一千次的擦肩而過,換來今世的一次相遇。 前世一千次的相遇,換來今世的一次相識。 前世一千次的相識,換來今世的一次相知。 前世一千次的相知,換來今世的一次相愛。 可是當真? 佛笑而不語。 我落于忘川彼岸,生在三途河畔,這里陰郁而凄冷。只有一座橋,和橋上那個年年歲歲都 守著一鍋湯的老人。形形*的人從我身邊走過,走上那橋,喝下那碗中的湯,又匆匆走 下橋去。 一些人走過的時候,我會聽到纏綿的嗚咽,生生世世的承諾,我惻然,而那橋上的老人卻 似什么也聽不到,依舊平常的乘著湯,送于上橋的人。 日子久了,我才知道這橋叫做奈何橋,這老人,喚做孟婆。 我問孟婆,那響起的是什么聲音?孟婆說,那是銘心刻骨的愛,銘心刻骨的恨,是人世間 最沒用的旦旦信誓。 原來,孟婆那碗中的湯,叫做孟婆湯,是可以忘記前世的,上橋的人喝下去,便會將這時 間一切的恩怨情愁統統忘記……然后等待下一次的輪回。 我問孟婆,他是不是也會忘了我?孟婆不語。 我問孟婆,我什么時候會開花。孟婆說,到了開花之時便會開了。 我盼望著花開,盼望綻放最美的容顏,盼望著和他一生一次的想見。 孟婆看著我,嘆一聲,又要是秋彼岸了! 我疑惑。 于是,我知道了,春分前后三天叫做春彼岸,秋分前后三天叫做秋彼岸,是上墳的日子。 秋彼岸初來的時候,我驚異的發現自己綻放出白色的花朵,如霜,似雪,撲滿了整個三 途河岸。 孟婆說,有了彼岸花,這黃泉接引路不再孤單了。 彼岸花?她說的是我么?不,我叫曼珠,不叫彼岸。 一年一年,我在每個秋彼岸的時候準時綻開,一片片的。我終沒有看到他來。 他終究還是來了,在我還沒來得及綻放的時候,匆匆的來了。匆匆從我身邊走過,我拼 命的叫他,沙華!沙華! 他似全然失去聽覺,就這樣匆匆走過,讓我連他青衫的角也觸碰不到。 我哭泣。孟婆冷冷的說,他不叫沙華! 不,他是我的沙華,三生石上的沙華。 在淚再也無法流出的時

  • 2
    【好想對你說聲對不起】

    初記憶

    我是剛剛初出茅廬的女生,叫小羽。我很想快點長大,這樣就能去看看世界了! 初中的生活,對我來說原本是充滿快樂,還有無限希望的。 初一的時候,天真無邪的我非常的充滿力量的學習,因為以我的成績,應該是可以上重點班的,但是由于上課不愛聽講,卻落到了學習年級最差的班級。雖然是這樣,可我非常的不甘心,就每天以重點班為目標而學習。在這個班,我卻漸漸成為了成績很突出的三好學生,也成為了老師最疼最護的學生。從此以后便和好朋友們拼命學習。 初一的時光倒流,初二的時光慢慢來臨,使我最忘不了的就是下半個學期。那個時候,好難過。 初二的那一次,那一天,夜幕降臨,我上教室上晚自習之后,興奮的打開書本,沒想到我看到了幾行字:我們班的大江喜歡小羽。我看到后很生氣,因為大江是我們班最丑的男生。我知道這肯定是惡作劇。“小羽,這誰寫的?!”我的同桌小沫問我是誰這樣子侮辱我的。“我也不知道。”我無奈的說。小沫轉到后面問做在我后面的男生小可,“這個是不是你寫的?你看這個字那么像你寫的。”“那個字?我看看,不是!”他笑著對小沫說。“好了,小沫,這次就算了吧,不和他們計較了。”雖然我嘴上那么說,但是我真的很想很想知道這是誰寫的,因為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小沫聽到我這樣說就更加氣憤了!說道:“怎么可以就這樣算了?你知道的,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再這么下去,你要忍他們到什么時候去?”“我知道,可是我們現在不知道是誰啊!怎么找到?就算是找到了,我們也能拿他怎么樣?”說這話時,我的眼睛里閃著淚花,但我強忍著不要它掉下來。因為我實在是很生氣,我的內心只要是有一點點的委屈就會難受就會哭。 “唉,是不是你?小可,除了你還有誰?小羽平時和你們男生打交道最多的也就是你了,而且你平時也喜歡開玩笑,不是你,是誰?”小沫是在是看不慣了!“夠了!”我轉到小可面前繼續說道:“小可,是你嗎?我只問一句。”“肯定是他!”小沫在我耳邊說道。這時我更加肯定是他了,就沖著他大喊:“我恨你們男生!你們男生個個都是個賤人!”這是我第一次說這種臟話。“聽好,我最討厭被人誤會我了!”小可生氣的對我說。說完之后,自己的眼睛忍不住了,淚水立馬落了下了。此時,我的心就像在滴血一樣,第一次那么難受。可是我還是堅持不讓自己擦眼淚。久了,淚花就這樣在眼睛

  • 3
    三生三世 孽緣無限

    考官Gi

    簡介: 第一世,他們相遇,在寞心橋上。經過幾次緣分,他們相愛,卻不知,他,早已訂了娃娃親。她知道后,傷心欲絕,可又能怎樣。她選擇了離開。兩年后,他們再次相遇,在寞心橋上。可他,已經和另外一個女人成親了。她忍著悲痛,想要和他,最后一次的擁抱,卻不想,他的妻子出現,看見后,有了嫉妒心理,拿出隨手帶的匕首,想一刀了了她的性命。他為了護住她,被他的妻子錯手殺害。她憤怒,更多的是心痛,一把搶過他妻子手中的匕首,了結了他妻子的性命,然后,也自殺了。 陰曹地府中,她不肯喝孟婆湯,她寧愿赴湯蹈火,也不要忘記他。 第二世,他性情大變,冷酷無情,對得罪他的人從不手軟,對她,也一樣。她含情脈脈的看著他,對他百般忍讓,可他,卻認為她有目的,對她百般傷害。最后,她死于他的手下。 死后,她一樣不肯喝孟婆湯,她不信,他不會記不起她。 第三世,是她有婚期,但她這世不會放棄,她要對他說:“帶我走!” 他們私棄后,她的未婚夫派人大肆搜尋,將他們逼上絕路。在懸崖邊上,他們許下誓言:“來生相遇,決不分開。”然后,跳下懸崖,她無侮,因為,可以和他手拉手,一起死。 第一次寫,望各位支持,求點贊~求收藏~雖然征文大賽已經結束了。想看可直接點“樓主”,這樣看起來不會太麻煩。

放大

確定刪除該條回復么?

取消 刪除

獲取掌閱iReader

京ICP備11008516號網絡出版服務許可證(總)網出證(京)字第141號京ICP證090653號京公網安備11010502030452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掌閱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不良信息舉報:jubao@zhangyue.com 舉報電話:010-59845699

《速度与激情10》免费观看高清完整版-电影-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