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科技大學白屋頂詩社
成員 198 帖子 46 + 加入 退出
掃一掃

下載掌閱iReader客戶端

白屋頂詩社

白屋頂詩社

LV1 2016-11-23

【雪夜琥珀光】

作者:白屋頂詩社

作品簡介:人的內心,既求生,也求死。我們既追逐光明 也追逐黑暗。我們既渴望愛,有時又近乎自毀地浪擲手中的愛。每個人心中好像都有一篇荒蕪的夜地……

127918 票
  • 白屋頂詩社

    白屋頂詩社

    樓主 LV1 2016-11-23
    雪夜琥珀光
    ——冬夜圍屋殺人事件
    人的內心,既求生,也求死。我們既追逐光明,也追逐黑暗。我們既渴望愛,有時候卻又近乎自毀地浪擲手中的愛。人的心中好像一直有一片荒蕪的夜地,留給那個幽暗又寂寞的自我。
    ——弗洛伊德
    (上)
    冬天,山上的樹經歷過夏的熱情,枝椏錯落地拼力支撐僅有的幾片蜷曲的枯葉,午后,凝聚在上面的雨水再也抵抗不住重力,正好打在莫原北的脖頸上,他倒吸了一口涼氣。
    天色漸晚,谷藏提議到山腰不遠處一家很有風格的旅店留宿,里面還有各種琥珀展覽。
    這家旅店果真沒讓谷藏失望,坐落在一個大水庫旁邊,奇特之處在于,一棵老樹正好挨著旅店生長,盤根錯節,虬枝盤旋,樹枝粗且長,甚至伸到了旅店的頂上,枝椏遮住了旅店的一部分。
    旅店主因勢就利,建造成客家圍屋的樣子,并在中空的屋頂設計了鏤空的木質網格,各方向的網格向中心延伸集中,形成了一個直徑一米的圓。正對著的地面放置了桌桌椅椅,形成了一個小廣場,常常吸引借住的觀光客在這小坐。
    冬天是淡季,比如今天,旅店除了莫、谷兩人,還有一位年輕媽媽帶著小孩,一個單身的男人賀安。旅店的工作人員算上店主一共三個人,店主白元列,一個高大魁梧的中年男人,右臂內側有一條五六厘米的疤;店員馮申和魯絮。
    冬天天黑得早,日光迅速退去。小廣場的外緣,玻璃柜臺里,各種展覽品在橘黃燈光的照耀下比白日更耀眼奪目,有各種昆蟲、植物的標本、木雕和當地特色的編織品,引得小孩想要伸手穿過玻璃去摸一摸展覽品,但是這兒的重頭戲卻是——琥珀,店主極愛琥珀,津津樂道地向各位介紹他收藏的各式各樣的琥珀,琥珀在燈光的襯托下散發出柔和的光澤,溫潤質樸。男房客賀安開口說出了眾人入住旅店后的第一句話:
    “聽說這里有一顆罕見的蟲珀,應該放在別處,可以一開眼界嗎?”
    店主既聽此言,不好推脫,便只身往另外一個門走去,原來,圍屋只有兩個相對的門,一面通向客房,另外一面通往店主和店員的房間。不一會兒,他出來了,一個蟲珀安靜地躺在包裝精美的錦囊上,琥珀半徑一公分左右,包裹著兩只螞蟻,螞蟻軀體完整,體態生動,相對而視,仿佛凝結住了百萬年前的時間。
    看得出店主愛惜這顆蟲珀。眾人一飽眼福之后便紛紛散去,客人們回到自己的房間準備休息,結束這一天。外面的夜黑得深沉,雪簌簌地下,已經越來越重了。
    凌晨一點左右,一聲尖叫打破了夜的安寧,莫原北和谷藏應聲而起,敏銳的判斷力隱隱告訴他們,它,來了。
    打開開關,燈并沒有亮。
    “果然,有趣的事情出現了。電閥室!”
    “走!”莫原北先沖出了房門。
    (中)
    谷藏扶起電閥,莫原北也到了聲源地——小廣場,燈亮了,店主吊在小廣場正中央的雕龍十字梁上,十字梁上正對著天窗開著,雪花一片片地飄落,店員馮申癱倒在地,顯然嚇得不輕。莫原北檢查了呼吸和心跳,沒有生命體征,根據肌肉僵硬程度判斷,已經死了兩個小時了。其他店員和谷藏也相繼趕來,除了另外三個房客。谷藏馬上趕往三人的房間,店員魯絮則打電話報警。十分鐘過后,小孩和媽媽過來了。魯絮那邊,警方說雪太大,阻斷了山路,天亮之后才能過來,交代他們保護好案發現場。
    這時,莫原北和谷藏開始安慰大家的情緒,安定過后,檢查案發現場,魯絮阻止他們,谷藏解釋說:
    “在這種情況下,我們還不能確定自己的安全,我們兩個是見習刑警,請大家相信我們,在警察來之前,保護自己。”
    莫原北心想,還真是敢講啊,最多是個推理愛好者。
    谷藏拍下現場,莫原北檢查尸體,除了頸部勒痕,無外傷,腳離地距離和踢翻的凳子高度相當,手和口腔無異物。
    所有的矛盾和沖突的根源都在于——利益。
    兩人來到死者的房間——蟲珀不知所蹤。
    “不排除他殺的可能性。”莫原北想起了失蹤的男房客,“谷藏,有沒有聽到手機振動的聲音?”
    “嗯?好像是。”谷藏靜聽,兩人進入隔壁的雜物間,發現了被擊昏的男房客。
    三人回到小廣場,“死者為大”,店主已經放到地上,馮申仍然驚魂未定。
    “這個案件……”沒等谷藏說完,莫原北接道:“密室殺人。”小廣場只有兩道相對的門,店內人員那側的門用指紋識別系統開關門,客房那邊的門只有兩把鑰匙,一把正在馮申手里,另一把現在正掛在原處。指紋識別記錄顯示,晚上十一點之后除了死者,沒有其他人出入;馮申來之前,客房門是封閉的;女房客陪小孩上廁所的時候,聽到有東西落水的聲音。
    看來兇手勒死死者后,借助房梁結構從天窗逃離了現場,房梁距地不高,兩人三兩下翻上了小廣場天窗頂,積雪鋪滿了整個窗頂,但是——沒有一個腳印,莫原北往前走,愈發靠近那棵老樹,老樹的其中一個粗壯的側干上有一道凹陷的痕跡,像是繩索捆綁過的痕跡。
    “難道兇手為了不留下腳印,借助繩索爬上天窗頂,又順著繩索從水庫里逃脫了?”谷藏推測。
    “先別下結論。”莫原北順著剛上來的繩索下去了,“這個案子疑點重重,男房客被擊昏在雜物間,由此初步推測兇手在這幾個人之中。”
    小廣場里,魯絮正給大家泡熱茶,女房客和小孩給她幫忙。醒來不久的男房客在卷起的袖子里發現了一片瞳孔部分呈黑色的特殊隱形眼鏡,這片隱形眼鏡不屬于男房客。
    “我有感覺,這片隱形眼鏡是破案的起點。”莫原北說。
    (下)
    “我已經知道兇手,以及作案手法了。”莫原北讓眾人聚集起來。
    “顯而易見,兇手的目的不僅在于那顆罕見的蟲珀,還有店主的性命。從男房客被擊暈在雜物間這一點來看,兇手就在在場的幾位之中。”
    不信任的氛圍籠罩著原本的平靜的小廣場。
    “那個男人,進來之后就沒說過話,只對琥珀有反應,他最有嫌疑。還有……魯絮,老板因為收集琥珀一直欠著你錢,誰知道你是不是因錢生怨,殺了老板又搶走了值錢的蟲珀?”一向膽小畏縮的馮申首先說話了。
    魯絮反駁:“你欠了老板不少錢,上次打碎了幾瓶高檔酒被老板罵‘蠢貨、無能'的也是你,你也有動機。至于男房客出現在那里也值得懷疑吧。”
    “好,首先,男房客賀安為什么出現在雜物間?我推測,男房客是想近距離好好把玩蟲珀,至于怎么通過指紋識別的,還是請他自己說說吧。”莫原北說完,眾人的目光轉向賀安。
    賀安慚愧地低下了頭:“我是一名手工藝術者,對蟲珀很狂熱,用自制的指紋膜通過指紋識別、打開保險柜對我來說輕而易舉。但是我只是想看看,絕對沒有其他的想法,打開柜子后,突然被人重物打昏了,醒來就這樣了。”說完,賀安帶著歉意看向了莫原北。
    “根據我的推斷,賀安進入店主房間、打開柜子,兇手早已埋伏好,擊暈了賀安,取走了蟲珀。在安眠藥的作用下,店主對此一無所知,被兇手送上了絞刑架,結束了自己的性命。”莫原北接著說道:
    “兇手先是布置出自殺的假象,目的是拖延時間來脫身,為了進一步混淆視聽,又布置了兇手從天窗逃脫到水庫以脫身的假象……”
    女房客打斷了莫原北:“為什么不是呢?我們都聽到了東西落水的聲音,不會錯的。”
    谷藏終于有機會插話了:“首先,圍屋的四周都沒有因積雪留下的足跡;第二,的確有東西落水,但,不是人,兇手利用繩索連接了老樹高處和水庫,利用頭巾包住碎冰,殺了老板逃出密室后割斷繩索,冰塊順勢滑向水庫,既沒留下足跡,又制造了落水的假象。冰塊融化在水里無影無蹤,頭巾則可以解釋是兇手被水流沖擊遺留下的。”
    莫原北接下去:“那么,現在解釋一下,這個堪稱精密的密室逃脫手法。兇手殺人后,用事先準備的鑰匙插入鎖孔,鑰匙環上連著魚線,繞過踢翻的重凳,關上門,從底縫往外拉魚線,鑰匙因此拔出。可是兇手沒想到,拉魚線時纏住了凳腳,這時,兇手聽到了馮申的腳步聲,于是用力一扯,所幸鑰匙成功取出,但是里面的凳子,因為拉扯過度,產生了不自然的位移。兇手逃離了現場,把鑰匙迅速放回原處,然后裝作被驚醒,跟隨眾人再次回到小廣場。”
    賀安不解:“手段如此縝密,兇手究竟是誰?”
    莫原北沉默了幾秒,即使他不想面對這種情況,每一次。他緩緩地抬起手,指向了——
    魯絮!
    魯絮驚得跳起,“我?”
    “坦白吧,魯絮小姐,讓我們看看你的手。”這一刻莫原北還是不想面對。
    眾目睽睽,魯絮不得不伸手,左手上,一深一淺,兩條印痕。
    “如果這不是用力拉扯魚線留下的,那請你解釋一下吧,魯絮小姐。”
    “這是我工作的時候留下的,如果是我的話,請問,我是怎樣留下識別記錄又出來的?”
    莫原北難得一見地笑了:“看似復雜的作案手法,被看穿時往往是最簡單的。有記錄,表示你來過,卻不代表——你進去了。”
    女房客疑惑:“在黑暗的環境下,兇手要怎樣來去自如?”
    “這就是整個案件的迷霧開始消散的轉折點。兇手故意切斷電源,確保行兇時因為出現意外被其他人看見臉。兇手事先帶上特殊的隱形眼鏡,使瞳孔適應黑暗,斷電之后,兇手摘下隱形眼鏡,在擊暈賀安時,隱形眼鏡卻意外掉落在賀安卷起的袖子里,而這片眼鏡將會交給警方處理。但是現在,你口袋里的東西,可以拿出來了吧?”
    小孩欲向前,媽媽將他迅速拉回,魯絮沉默,眾人的目光再次聚集,魯絮掩面而泣,拿出了口袋里的魚線。
    “是的,因為馮申的尖叫聲,你慌忙地割斷了水庫的繩索,把它扔在角落里,在這種裝修風格的房子里,不會引起人的注意;但是,你來不及處理魚線,只能放在身邊。”但是這個案子唯一讓莫原北不解的地方在于:“你的作案動機?”
    “我想我知道,那顆蟲珀,本來就不屬于你老板,是吧?一年前,一高中女生在上學途中被人劫持,劫匪一眼看出女孩頸間的蟲珀價值不菲,女孩拼力相護,最后被劫匪刺中頸動脈當場死亡,三天后,劫匪被捕,蟲珀卻不知所蹤。你懷疑老板是同伙?”谷藏推測。
    “的確是這樣,蟲珀是外婆祖輩相傳的,妹妹犧牲了自己卻便宜了這些居心不良的人。蟲珀在白元列手里,右臂一條傷痕,還有前科,時常自己關在房子里凝視那顆蟲珀,種種跡象表明,他就是同伙。”魯絮咬緊牙關回答。
    馮申也不再沉默了:“不是!”
    “當年小白和我一塊兒出來,本來打算就此分道揚鑣的,幾天后,他來找我說,有個女孩被劫了,他沖上去救她,被劫匪刺中了右臂,女孩臨終前告訴他:她在這里沒有親人,她只有個姐姐,在很遠的地方,叫他收好這個蟲珀。”馮申接著說,“小白一直在找女孩的姐姐,聽說她姐姐在國外,所以等旅館掙的錢夠了就去那里,親手還給她。”
    魯絮聽完,跪倒在地上,久久沉默,她不知道,這個朝夕相處了兩三月的人,竟然不是殺害自己妹妹的仇人,而是,陪伴著妹妹走完人世間最后一程的、唯一的人。
    很多事情就是這樣,像那顆蟲珀里的兩只螞蟻,始終相對,但是不言,所以靜默,所以錯過,所以失去。
    “福爾摩斯說:‘The mystery of life is that any brain can't invent the original.’今天看來,的確是這樣呀。”莫原北對谷藏說。
    “誰說不是呢,但,那又怎樣?”
    圍屋外面,雪還在下著,一層一層,覆蓋住了其他的顏色,天色慢慢亮了,東方啟明。

    寫作者:王麗
    回復

熱門參賽作品

  • 1
    我找薛琪宣,你看到他了嗎?

    南瓜娃子

    我喜歡在院里的花園散步,坐在長長的板凳前,問每一個經過的人:你好,我在找薛琪宣,你看到他了嗎?

  • 2
    梁枕

    寧缺

    梁枕 一 我猶豫了很久,才決定在登機飛回北京之前把這些東西寫下來。 本來這些東西過去也就過去了,我也不想被后人貼上一個故弄玄虛的標簽。但我這一周反復做著同一個夢的經歷使我意識到,這些東西并非是吉隆坡古董商為了急于脫手貨物而杜撰出的一個故事,而是真正真正的存在過。 二 公元196年,洛陽城郊 劉協眼里噙著淚看著殘破的洛陽城不發一言,他在楊奉、董承的護衛下逃離長安東歸時,心里已對洛陽的衰敗有所準備。無奈觸景生情,他想起數年前被迫從洛陽西走長安,親眼目睹董卓的西涼軍把國都洛陽付之一炬,此刻物是人非的無力感似針錐般刺入劉協稚嫩的心臟,迷茫與頹廢迅速吞噬了他。莫名的無助與巨大的失落如同空氣從四面八方向他擠壓過來,他不想做亡國之君,卻生逢亡國之時,現在更是連一個基本的皇室待遇都享受不到。 “陛下切莫憂慮,給曹孟德與袁本初的接駕詔書昨日已發出。”一旁的董承不忍劉協如此凄涼的神情,開口寬慰道。 “卿以為這二人何時能至洛陽接駕?”劉協關切地問道,他實在是不想多過一刻這樣清貧的日子,正所謂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 “鄴城袁紹至洛陽需兩日,許昌曹操至洛陽尚需一日半的時間”董承說道。 聽到這,劉協心安些許。多日的疲累在此時終于襲上他的眼簾,他從行李中拿出了一個玉枕準備好好睡一覺。 劉協依稀記得這個玉枕叫做梁枕,兩邊略寬呈云塊狀,表面雕刻著牡丹紋,以玉為枕是權貴的象征。劉協知道梁枕是漢順帝永和年間一位名叫張陵的道人進獻給皇帝的,與此同時那個道人呈現給皇帝的還有一個宗教的政治訴求—道教的合法化。據說梁枕是東周時期道家學派的創始人莊子送給魏王的禮物,而魏國的國都在大梁,因而得名。在后來的秦末動亂之中,梁枕幾經輾轉還是回到了道家的手中。根據順帝時期隱秘的記載,梁枕能激發一個人一次最大的欲求,當你懷著最大的欲求、靠著梁枕入眠就會反復地做著一個階段性的反映你所想的夢,之后你在夢中推動了夢境的發展,那么夢境便會轉化為現實。劉協正是知道了這一點,所以無論多么顛沛流離,他始終把梁枕帶在身邊,因為他在亂世中的潛藏在心底的目標是不求重新樹立皇帝的權威振興大漢,而是保自己一生富貴。 時至深夜,月光被烏云所吞噬,天子的火紅色

  • 3
    得失因果,皆在救贖

    渝樾

    當初選擇放棄離開,我又得到了些什么?我一直想不清楚,但之后我終于明白,在我放棄離開的那一刻,便得到了此后難以挽回的罪過。而堅持到現在,我的確失去了很多,不惜一切代價,但至少今天,這一刻,我也失去了過錯。

放大

確定刪除該條回復么?

取消 刪除

獲取掌閱iReader

京ICP備11008516號網絡出版服務許可證(總)網出證(京)字第141號京ICP證090653號京公網安備11010502030452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掌閱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不良信息舉報:jubao@zhangyue.com 舉報電話:010-59845699

《速度与激情10》免费观看高清完整版-电影-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