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山學院岱蕾文學社
成員 151 帖子 136 + 加入 退出
掃一掃

下載掌閱iReader客戶端

雨梳

雨梳

LV8 2016-11-21

【再見】

作者:雨梳

連載最近更新: 謝謝各位閱讀我的小說,這是我第一篇嘗試寫的作品,肯定會有很多缺點,請大家多多指摘,提出寶貴意見,我日后一定認真修改。 以上發言太正經啦! 我是雨梳,是一名初涉(拖稿)小說界的LV.0小勇者,在文學的大世界里一個Boss都沒打掉。但是謝謝米娜桑的支持,多虧了你們我才能原地回血快速復活……我特別喜歡文學,希望有...

作品簡介:【已完結】
那一個夜晚的相遇,靈魂之流的震顫彷徨,時空的盡頭,無限的未來,宇宙的哲學……開啟女孩凱蒂的孤獨之旅。當虛幻與現實互相交錯,你又該如何辨別善與惡?真實的夢境中一雙溫暖的手伸來,凱蒂茫然無措,聲聲呼喚仍然繚繞耳邊。
“安德!”

88676 票
共11條回復
  • 雨梳

    雨梳

    樓主 LV8 2016-11-21
    0
    三顆星來到地球微弱的晨曦中,開始了他們的旅途。
    回復
  • 雨梳

    雨梳

    樓主 LV8 2016-11-21
    1
    凱蒂的日記,7月12日
    糟透了。
    天空是灰色的。我出門沒帶傘,回家就被淋了個濕透。鞋子踩著積水發出噗嘰噗嘰的壞笑,嘲笑我剛才一不留神結實的摔了一跤。家里唯一的傘被那個有紅色頭發的女人拿走了,故意的。她知道我需要傘。自那天起她就變了,變得敏感多疑。她現在暴躁易怒,經常不發一言消失,把我一個人丟在家里。
    我似乎是個孤兒,又似乎不是。
    我踩著歪歪扭扭的石板走進小院子里。家里沒有人,擺鐘疲憊的一下一下響著。臥室里的窗簾不知道被誰剪破了,墻紙布滿涂鴉,地板上都是碎紙屑。我默不作聲的把它們掃起來丟進紙簍里。也許是鄰居小孩的惡作劇,也許是那個女人干的,我并不在意。我不在意他們對我的態度,那個女人也好,鄰居的小孩也好,學院里那些笨蛋也好,他們向我扔石塊和廢紙團的時候,大笑著罵我的時候,我就用沉默回擊他們。恃強凌弱的人類本性鮮血淋漓的在我面前脫下它的外衣,讓我看了作嘔。
    我明明和他們一樣不是嗎。
    為什么要針對我?
    爸爸走后,只剩我每天照顧斯芬克斯。它特別聒噪,總是扒著窩伸著脖子盯著外面看,稍不留神就會滑下去,之后又會蹬著石塊爬上來,吵得人不得安生。可是我不能丟掉它,盡管它吃掉了我晚飯的肉,每天逼我給它換臟兮兮的水,我還是舍不得丟掉它。因為斯芬克斯是爸爸送給我的生日禮物,只有它不會故意欺負我。我要照顧好它,這是爸爸拜托我的,我答應他了。
    晚飯結束后還沒有人回來。我在小院子的空地里畫畫,斯芬克斯在叢生的月季枝條中亂爬。畫筆和畫紙是街角那個有著茶色瞳孔的人送給我的,我很喜歡他,但是那個紅色頭發的女人不讓我去找他。我偏不,因為他使我感到親切,讓我想起了爸爸那雙關切的眼睛。
    我很想念爸爸。
    他說過他會回來的,可是他沒有。
    我托著腮畫向日葵金黃色的花盤。這段時間大雨下的頻繁,院子里的月季幾乎都是殘瓣。花園沒大有人管理,灌木和雜草叢生。那些小孩子都不敢獨自來這里玩,因為據說這里陰天的時候會有鬼出沒。我不在乎這些,因為對我而言,沒有比那些大笑著向我扔石塊的人更恐怖的了。我經常帶著斯芬克斯來這里,看這里的月季。它們彎曲的枝條相互依偎著,長著警戒的尖刺卻固執的相擁在一起,讓我覺得不可思議。潮濕的空氣充斥著鼻腔,是雨和泥土的味道。眼前水汽彌漫,遠處朦朦朧朧,一切都是那么不真實,模糊,猶如夢境。斯芬克斯在柔軟的泥土上緩緩爬行,不時停下來昂起長長的脖子觀望四方,棕褐色粘在了龜甲的邊緣。我走過去想制止它爬向月季的深處,突然陰沉的天空打了個轟隆隆的噴嚏,一切都是那么突然,一陣高亮度的白光在我眼前閃過。我嚇了一跳,然后在月季枝條的深處,看見了“他們”。
    回復
  • 雨梳

    雨梳

    樓主 LV8 2016-11-21
    2
    親愛的凱蒂:
    如果時間逆流回荒涼的三百億年前,一個體積極小、溫度極高、密度極大的奇點爆炸誕生了宇宙,那么在這個小小奇點的外圍,在那空間時間的邊緣,是什么?
    上次你說宇宙的邊緣是無盡的生命,那我們的意識又存在于哪里?這個宇宙是否只有我一人?千億年來發生的事是否是真的?我們隔絕一切感官后,這個宇宙是否還存在?還是說,整個世界都是一場心甘情愿的騙局?
    你的星球上那個叫愛因斯坦的人說:“時間和空間都是人類的錯覺。”
    抱歉和你說了這些匪夷所思的問題。讀了你的來信后,我的思緒很亂。看樣子你是在質疑我的存在。任何人都在質疑自己的存在,以不同的形式。我不知道我是不是真實的,還是你幻想出來的,但是你現在的確正“讀”著我的來信。我有我的思想,這是很神奇,我正用思想和你交流,凱蒂。
    下面我要回答你的問題了。
    時間是條河。在宇宙中,熙熙攘攘的生命或早或晚結束他們有意義或無意義的一生。我們的生存依賴于河的流逝,但是我知道,河是不會在意魚的生死的。河流干枯的那一天,魚就死了。宇宙是不會在意我們的生命的,它唯一感興趣的只有我們的質量。但是意識不是。
    你們星球上那個美國的心理學家威廉·詹姆斯說:“意識并不是片斷的連接,而是不斷流動著的。最自然的比喻是把它表達成‘一條河’或‘一股流水’。”
    假設有這么“一股流水”,突然流入了一個環境。它沒有形體,完全是一個“思想”的狀態,沒有人能看得到它,也沒有人能觸碰到它,但是它可以和特殊的人進行對話。換句話說,他進入了那個人的意識流中。就像你和我。他們會覺得你一定是瘋了,因為他們感受不到我這個“虛幻的”意識體。所以按照他們的說法,你有精神分裂癥的癥狀。
    我開玩笑的。
    有了眼睛,于是有了視覺;有了鼻子,于是有了嗅覺;有了耳朵,于是有了聽覺;有了舌頭,于是有了味覺。但是這個宇宙中存在著人類普通感官感受不到的東西。比如說意識流,比如說我。可是感受不到就不存在嗎?不是的。世界還是在那里的,真理還是在那里的,只不過你沒注意罷了。
    我至今只發現了兩個意識體,加上我一共三個。我意識的外殼還只是一顆小小的星球,很小很小,離其他的星球很遠很遠。但是我竟然可以用意識與你通信,這讓我驚奇不已。
    我在這里的確很孤單,一切都離我太遠太遠。幾億光年的距離在這里算不了什么。我看到一顆星球,但那是幾年之前的它,和現在的截然不同。這就是時空的力量,是光都無法到達的距離。萬有引力束縛著我們,在這里,任何物體都若即若離。這里沒有人,沒有花,沒有鴿子,沒有狐貍,沒有麥田,沒有綿羊。一個乘著飛鳥旅行的小人兒和我聊過天,在看了107次日出的空隙間談起了這些美好的小東西,他叫小王子。只是可惜,美好的它們對我來說,都是可望不可即的遙遠夢境。有時我也會做一點夢,夢見我變成了你那顆藍色星球上的一部分,我再也不受萬有引力的束縛,我有一個自由的形體,而不是現在布滿塵土的外殼。我可以自由地奔跑,會哭,會笑,我有生命。
    我能看見周圍有和你一樣美好的小東西,我不孤單。
    但我獨自生活了那么長時間,我想這已經不可能了。我去不了你那個美妙的世界,你也來不到我這個廣袤又孤單的地方。我想要去你那顆星球的角角落落,有人,有花,有鴿子,有狐貍,有麥田,也有綿羊。和你描述的那些人們坐在跳動著的篝火旁一起唱歌歡笑,偶爾也抬抬頭,懷念一下我曾經待過的地方。雖然我知道這想法實在是荒謬極了,但我還是抑制不住的想要走遠,一點也好,我不愿再待在這幅寂寞的畫里了。
    我就這么靜靜地想著,一直想了幾億年。
    但是我是一顆被萬有引力永遠束縛著的恒星。
    我是“思想體”,凱蒂,這意味著你我永遠不能相見。我的意識只存在于茫茫時空之中,涌動著,不斷流淌著,生生不息。別人有可能見到我赭紅色的外表,但是探聽不到我的內核。除了思想體,唯一能和我交流的,是你。
    這很神奇,你我的思想能于茫茫宇宙中交匯,這使我對你的世界感到好奇。然而現實是有著微光的暗夜一片,我想象不出來你們的世界究竟是怎么樣的。我一直想像你們人類一樣環游世界,假如這世界真的存在著一個由黑洞和白洞相連的神秘又深邃的時空隧道,能使小王子旅行的夢成為現實,又會怎樣?如果我真的離開了這個赭紅色的外殼進入到了深邃的時空蟲洞中,那另一端的宇宙,又會是什么樣?

    我不知道。在宇宙中遇到蟲洞的概率有多小,我能生存的概率有多小,遇到你的概率有多小。我不想思考這恒古的難題,也不愿考慮時空旅行的后果。但是我明白,一旦意識毀滅,我將墜入不復的深淵。最近我經常感受到一陣異樣的波動,似乎有一個黏膩又巨大的引力場在召喚著我。我想可能是小王子的飛鳥要帶我去異次元旅行了。要不要提前向你說聲再見,凱蒂?
    我開玩笑的。
    真誠的
    安德
    回復
  • 雨梳

    雨梳

    樓主 LV8 2016-11-21
    3
    凱蒂的日記,5月8日
    最近天氣不好。
    一直和我“通信”的那家伙消失了。我怎么呼喚也不回答,干干凈凈,消失的半點蹤跡也無,就好像從來沒存在過一樣。
    剛開始我嚇了一跳。能想象嗎?當你在干著什么事的時候,突然就有個聲音,腦內的聲音,對你說,嗨,凱蒂,我是安德。當時我正在畫畫,差點將調色板扔出去。太嚇人了。但是慢慢的我就習慣了。斯芬克斯不會欺負我,但是它也不會說話。雖然這個突然出現的聲音很討厭,還經常開玩笑,但是卻是唯一和我說話的聲音。但是就在某一天,他突然消失了。好吧,我承認我沒有證據。因為我們只是在“腦內”進行的交流,根本不存在什么“消失”一說。但是他的確不再回答我了。聽起來簡直是瘋了,不是嗎?可是事情是千真萬確存在的,他說他是“意識體”,外殼是一個星球,還是赭紅色的。意識體,時空的起點,宇宙的邊緣,從未有過的感官?提出的問題倒是很發人深思,可惜沒有人能夠回答。至少目前沒有人能夠回答。這是宇宙哲學,涉及到全部生命的始終,沒有人敢隨隨便便交卷。
    我不相信生命是無盡的循環,我不相信意識流的存在。我經常做一個夢,夢里有光,有哭喊,有人群,有刺耳的聲音。一雙手將我撲倒,一動不動。我想掙脫卻掙脫不得,我想呼喊卻發不出聲音。恐懼的繩索將我緊緊捆綁,夢魘嬉笑著把我拖進陷阱。如果真的有意識流的存在,它該是什么樣子?做那些噩夢的時候,我的意識又去了何方?用思想與我通話的那家伙,不管他是以什么樣的一種形式存在,都超出了我的理解范疇。
    現在家里空蕩蕩的,我獨自一個人坐在這里,沒有任何人在我身邊,沒有任何人和我同樣,思考著關于宇宙的哲學。
    意識到底何去何從?
    斯芬克斯又在煩躁的扒拉盆底的石塊,看著它,我突然心生一絲羨慕。它們眼中的世界是什么樣子的?又將是會怎樣度過它們漫長的一生?清澈的月光流淌到斯芬克斯深綠色的龜甲上,映出若有若無的光澤,仔細看又遍尋不著。花園里月季靜靜的互相依偎,尖刺環繞著她們,沒有一絲的不安詳。隱隱的音調在星河下流淌,那三顆星星的位置一如始終。也許他們也在互相環繞著,圍著宇宙間的篝火唱著歌。可誰又知道呢,我離他們那么遠,也許這是很久以前的事兒了。
    你什么時候回來?
    要說再見了嗎,安德?


    “嗯……凱蒂?”
    我聽到一個久違了的聲音。
    有人在叫我。在月季的深處,在宇宙的深處叫我。我的大腦一片空白,就好像置身在廣袤的太空,周圍的一切都像沒有了重力一樣緩慢的漂浮,漆黑的天幕中,璀璨的星云不停地旋轉、旋轉、旋轉。
    “凱……凱蒂?”
    那個男孩,他在含混不清的叫我。我的名字。
    “凱蒂!天都黑了,快回來吧!”
    我回頭看,那個紅色頭發的女人站在門口叫我的名字。我被拽回現實。眼前沒有滿天繁星,沒有月光如水,沒有喜歡開玩笑的男孩。如夢似幻的聲音再一次消失。我抹了抹斯芬克斯殼上的泥土,收拾好畫筆,向房子走去。那個女人想拿走我的畫筆,我躲開了。我沒有抬眼看她的臉,掙開了她抓住我的手,回頭望向稀疏的月季花園,那三顆星星已經不見了。

    “凱蒂,你干嘛又進那片荒地畫畫?”那個女人大聲喊著。
    我低著頭沒說話,繼續幫斯芬克斯洗澡。它不安分的在桶底晃動它的小腦袋。
    “把這個吃了。”她走過來。遞來一瓶蓋的小圓片和一杯水。
    我盯著她的手,沒有動。
    “感冒藥,快點吃了。”
    有什么所謂呢,就算她想殺了我也輕而易舉。我想起了那些大聲喊著讓我去死的小孩們,他們撿起地上的石塊,或其他的什么東西,掄動著胳膊紛紛用自己最大的力氣砸到我身上,伴隨著喊叫和含混不清的話語。他們興奮的笑著,比賽誰扔的更過更準。我憎惡這個世界。
    就算我清楚的知道我并沒有感冒的癥狀,我還是把那些藥片吃掉了,把水也喝得干干凈凈。
    你們讓我去死,我就去死好了。
    我今早看到被他們在路邊碾死的可憐的蜈蚣尸體。它們可憐的殘體孤零零的,像一灘爛泥一樣的趴在地上。憑著自己略勝一點的智力與能力就隨意踐踏其他生物,是誰,給了人類如此傲慢的權利?

    我把杯子扔到桶里,抬頭看著那個女人。我很憤怒,但是我不知道如何表達。杯子下沉砸到了正在洗澡的斯芬克斯,它嚇得一縮脖子。
    她急忙把杯子撈了出來,瞪了我一眼,轉身走掉了。
    斯芬克斯好奇的浮了上來,伸出脖子看著我,我把它撈了出來,放到地上,它一拐一拐的爬走了。我抬頭看向窗外漆黑的夜空,沒有任何光亮。隔壁傳來小孩嘈雜的嬉笑聲,我垂下頭。
    我閉上眼睛。

    夜幕徹底拉上,雨點兒們降臨人間了。我躺在自己的小床上,睜著眼睛睡不著。我不想再思考人性,我只愿意想值得我思考的的東西。三顆小星消失了,那個愛開玩笑的男孩也不知所蹤。我似乎記得他有兩個同伴,但是從沒說過話。這一切到底有什么聯系?他還沒有告訴我什么?他說的話是那么的難以置信,恍恍惚惚的,和下午陰沉的天氣一樣,亦真亦幻。
    風吹開了緊閉著的窗簾,露出了外面漆黑的天空一隅。沒有星星,沒有月亮,唯一的光亮是路燈在遠處孤單的閃爍。潮濕的感覺一下一下的襲來,是雨的味道。
    天空閃過三顆流星。
    流星和雨一起滑落到人世間。
    它們落地時變成三個孩子,一個女孩,兩個男孩。其中的一個向我眨了眨眼,他的手里拿著一個棕綠色的小烏龜。
    三個人都沖我笑。
    那個男孩說:“不好意思,我開玩笑呢。再見啦,凱蒂。”
    我沖了過去,快碰到時卻從高處落下。我掉進了星月夜不停旋轉的虛空,無數的碎片在空中漂浮,我抓不住任何東西,我感覺世界毀滅,我感到無盡的引力來自于周圍,伸出無數的觸角將我包裹。我不受控制,不停的墜落,墜落,墜落。
    我看到天上的星云在緩慢的旋轉,三顆小星相互圍繞,散發著微光,跳著無規律的舞蹈。絢麗的宇宙中無數的花朵開放又凋謝,新的嫩芽又從老的廢墟中誕生出來。星河的史詩在我眼前展開古老的卷軸,我同星際的塵埃一起漂浮在發著光的長河里,忘記了一切,掉進了意識的漩渦。突然黑色吞噬了一切,一切隨我墜入虛無,被那不知名的引力吸引,墜落。耳畔傳來什么人的呼叫聲,被吞噬,被擠壓,被蹂躪,被踩踏。星星變成了扭曲的碎片,飄蕩在無盡的虛空中。
    我大叫著醒來。

    窗戶關得好好的,陽光悄悄地透過窗簾的破洞蔓延到房間里。
    天是晴朗的。新的一天又開始了。
    回復
  • 雨梳

    雨梳

    樓主 LV8 2016-11-21
    4
    親愛的凱蒂:
    Utopia.
    一個虛幻的詞。
    我來到一個夢境中的烏托邦。不美好的地方,和你描述的地方不大一樣。這里灰暗,陰郁,不是你描述的那個溫暖有光的世界。
    我很沮喪,但我也許回不去了。
    也許是穿過了一條真正的蟲洞,我被巨大的引力擠碎,被碾壓、被轉化,然后來到了這顆星球。我不能觸碰到東西,是一個“虛幻”的物體,但是我知道我是“存在”的。就像意識一樣。
    我現在還是回不過神來。
    我看到了一個男孩,一個女孩。我能感覺到他們同樣不屬于這個世界。他們的臉上寫滿了茫然和無措,還有由于對眼前事物無知而產生的驚恐。我很害怕。這是哪里?你又在哪里?我好像不能再和你通信,不能再和你取得聯系,周遭的景物超出了我的認知,我看見了從前我從沒見過的東西。我看見很多事物,有的你從未給我講過。帶刺的枝條,泥土,房子,柵欄,樹林,灰色的云,一只長著四腳帶殼的動物,還有那個孤單的女孩。
    她是誰?
    她有著怎樣的故事,為何我能感覺到她的意識流微微顫動,那樣仿徨?
    我不敢去和她打招呼,我在擔心著什么事,但我又不太清楚。她的身影看起來是那么的熟悉,有種異樣的感覺,就像看到了自己。趁她還沒發現我們之前,我和另外兩個意識體躲到了小樹林之中。這里很寂靜,空氣好像凝固了,連風都小心翼翼的屏住了呼吸。我很喜歡這種感覺,感覺又像是回到了我原先呆過的小地方。草叢間傳來了時斷時續的歌唱聲,長著翅膀的動物疾速飛過。我看到松散的枝葉外面有著一個紅色的,發著光的大圓。想必是你的“太陽”。你們的恒星真美。它發出的朦朧的紅光暈染到了整片天空,被稀疏的枝葉遮擋住,不勝嬌羞。
    那兩個同伴走過來了。女孩叫多麗絲,男孩叫威爾。意識體之間經過觸碰就能交流,我們互換了信息,發現彼此都對這里一無所知。我們現在必須冒險,去探訪這個未知的世界,并想辦法離開。
    我很害怕,凱蒂。之前我一直想去別的世界,逃離那個單調的星空。但是到了如今我又退縮了。之前我問你宇宙與時間的邊緣是什么,但是現在我知道答案了。所有人都無能為力,在時空的力量面前。那是面對無知的恐懼。
    你還好嗎?
    真誠的
    安德
    回復
  • 雨梳

    雨梳

    樓主 LV8 2016-11-21
    5
    凱蒂的日記 ,7月25日
    那個女孩住在客房,兩個男孩被我安排在書房里。我不知道他們是誰,也不知道他們有什么目的。他們似乎都不怎么會表達,支支吾吾的,說實話我沒怎么聽懂。他們身上的棕色衣服是那么的奇怪,但是我也沒好意思詢問。剛剛看到他們的時候我正在花園里,他們慌張的躲了起來,以為我沒注意到他們。其實我都看見了。他們是突然出現的,就在我的面前,伴隨著一陣劇烈的強光,我似乎看到了巨大的黑洞,和無數的星辰。它們慌張的閃爍著,跳躍著,我的腦內浮現出了無數的碎片,但是我一塊也抓不住。

    我得提防著他們。我不知道他們什么來歷,不知道他們有什么目的。但是他們已經在門口的小樹林中徘徊了三天,再這樣下去我實在過意不去。但是騰出的房間不代表我接納他們。過河拆橋的事情太常見,我讓他們進來完全是因為……
    因為那個人。

    他們什么都沒說,但是我在心底下給他們取了名字。那個有著金色頭發的女生叫多麗絲。她總是在晚上有星星的時候出去,回來的時候總是有點不高興。她笑的時候也很少,做事果斷,大多數時間都是在沉思著什么,讓我對她有點害怕。威爾是個活潑的人。他有時候和多麗絲一起出去,有時與那個男孩一起在房間里陪我畫畫。他撿來許多落葉和凋零的月季花瓣拼成稀奇古怪的圖案,然后就和我一起畫那些匪夷所思的畫。我從未見過這種風格,這令我感到新奇不已。他大笑的時候眼睛是冷靜的,像只伺機的小獸。他繪畫的時候反而更像是傾聽著什么,擺弄東西的時候反而更像沉思。他的一切都和表象看到的不同。他們從不說話,沉默著,用眼睛看著你,用眼睛說明一切。我不知道他們是有意而為之,還是真的不會表達。但是我們之間好像并不用言語就能交流,我總能明白他們這個舉動是想做什么,尤其是在那個男孩面前。
    我把他叫做安。
    面對他我總是有種熟悉的感覺。意識之流在微微顫動,一種難以言喻的情緒悄悄蔓延。他總是耐心的坐在我身旁。他習慣微微笑,習慣笑著眨眼。他好像總是為了某件事與多麗絲怒目相對。他總是注視著斯芬克斯,幫我給他喂食。他和我一起畫荒蕪的花園,荒蕪的夜空,是個很好的人。他總是陪我坐在一起,花園靜謐無聲,遠處萬千云朵匆匆而過。我才剛見他兩周不到,卻好像和他認識了幾百年一樣。
    我之前遇到過這種人……在爸爸走了之后。他的性格很像爸爸,但我說的不是他。我說的是另外一個人,耐心的,溫柔的,熟悉的……和他在一起能感受到靈魂之流在顫動,有什么東西要從內心里奔涌而出。
    我是個孤兒,又仿佛不是。
    我知道爸爸死了。
    在我很小的時候。
    回復
  • 雨梳

    雨梳

    樓主 LV8 2016-11-21
    6
    安德的日記,7月31日
    我拿了女孩一個不再用的日記本。
    現在處境很不妙,寄人籬下的感覺不太好。讓我驚奇的是她居然讓我們進來了,還收拾好房間,和我們住在一起。我之前以為她待人冷漠又不友好,看來我是錯的。
    19天。
    我被困在這里19天了。這里有的時候會有很多小孩子嬉笑著進來,有時候又空無一人。這個地方很奇怪,有點像地球,但似乎不是。凱蒂口中的那個美麗的世界離我們太遠,小王子的夢已乘著飛鳥遠去,我卻被禁錮在這里,在時空的盡頭,無能為力。
    那個女孩是誰,為何如此熟悉?這到底是哪里?為何我一遍一遍的在意識流中呼喊凱蒂,卻杳無音信?
    我不愿再掙扎下去,只好放手一搏。

    月末女孩的學院放假。多麗絲和威爾一大早就出去了,我沒有和他們結伴,獨自一人去了花園的深處。我們是不團結的三顆星球,盲目的跳著無規律的舞蹈。我們不是為了同一件事情前行。我不再想著逃走,我想留下來,戴著枷鎖,留在這里。我感覺那個女孩有與常人不同的地方,我想接近她。但是多麗絲斬釘截鐵的拒絕了,威爾不置可否。從此我與他們分道揚鑣,我們選擇了不一樣的路,未來也會大不相同。
    三體運動是不可解的,永遠的謎題。

    女孩說現在是夏天的雨季。這里剛剛下過雨。雨后的泥土松軟又潮濕,稍不留神就會滑倒。遠處的花朵靜靜的綻放,有的接近暮年,黃色枯萎的花瓣有種頹廢的美。無數的小石塊陷在泥中無法脫身,被永遠禁錮著,等待著不可能的機遇到來,才能看一眼外面的世界。
    我去觸碰那些可憐的石塊,風輕柔的拂過我的手指。

    “嗨。”
    我回過頭,那個女孩。
    “他們兩個呢?”
    我眨了眨眼睛,表示我不知道。
    “好吧。他們一定又把你丟下了。”她搬來兩個小椅子,示意我坐下。
    我照做了,然后盯著她,仿佛這樣就能從她臉上看出宇宙的秘密來。
    她看著我,突然嘴角上揚,眉毛一端向上一端向下,眼睛向下彎,眼角旁還出現了細小的皺紋。
    她捂住嘴和鼻子,眼睛變得明亮起來。
    “為什么一直盯著我?”
    ……可以說我對你很好奇嗎?
    她放下手,又維持了剛剛的那個動作幾秒鐘,轉過頭去。她目視著前方那些枯萎和盛放的月季,自顧自的說:
    “如果你也感覺孤獨的話,就來找我吧。”
    我沒明白她的意思。
    她回頭看了我一眼:“你知道這是哪里嗎?”
    我眨眨眼睛。
    “這是時空的盡頭。我們永遠也出不去。這些石塊,土壤,花朵,包括風,天上的云朵,那些小鳥們,都出不去。這是個迷宮,永遠的,最大的迷宮。任何人都無法逃離。”
    我還是不明白她的意思。
    “你不是感覺到被禁錮嗎?”她指指上面,“這是個最堅固的牢籠。你想要出去嗎?想從回憶與懊惱中掙脫嗎?這就是時空走廊的盡頭。我們出不去,別人也回不來。”
    我突然有點明白了。
    她垂下眼睛:“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吧?從前有個人比你還了解我,可是他不見了。”她拈起那只棕綠色四腳帶殼的生物:“我等了很久也沒回來,他就這么消失了。”
    “等……”我伸出手去想要做些什么,卻碰到了她的手。我感到一陣暈眩。
    我緊緊的閉上眼睛,天旋地轉。我伸手想抓住她,卻撲了個空。我感到重力消失,無邊的引力把我包裹,仿佛我正飛行在茫茫星辰之中。浩瀚的長河從我身邊流逝,那是時空細膩的觸感。
    我睜開眼。
    一棟房子?
    還有小孩子們,和不算太年輕的一男一女。孩子們在做游戲,那對夫婦在躺椅上笑著低聲交談。
    我走了過去。
    “抱歉,這里是……?”

    我驚異的停下腳步,看著一個小女孩張著手臂跑著從我身體里穿過:“媽媽,這里有個幽靈!”
    其他小孩害怕的回頭,緊接著大笑起來:“凱蒂又在說胡話!哪里有什么幽靈啊!”
    “我怎么沒看見?”
    “哈哈哈哈幽靈要來吃掉凱蒂哈哈哈!”
    我后退一步。那個小女孩歪著頭看著我:“你是誰?”
    我愣住了,不知該怎么回答。
    那對夫婦走了過來,拉住幾個孩子的手:“我們回去吧。凱蒂,別鬧了。這世界上根本沒有幽靈。”
    凱蒂?這是小時候的凱蒂?

    我看著小女孩垂著頭跟著嬉笑的孩子們回去,心中泛起一絲悵惘。我悄悄的跟了過去。
    天色已經擦黑,凱蒂的父母正在廚房忙活。其他的孩子舉著玩具在玩耍,卻忽視掉了一個孤單的小女孩。

    “過來一下好嗎?”
    我詫異的回頭,沒有任何人。

    “我在這里,你能過來陪我一下嗎?”
    在哪里?我正想著,卻不受控制的移動了。我飄過走廊,走過房間,我穿過桌椅,直接到了她身邊。
    她笑了:“就知道你會來的。”
    “我不是自己找到這里的……”
    “無所謂啦,只要有人陪我說話就行。”
    “那你想說什么?”
    小女孩撓了撓頭:“我也不知道,因為他們說我很笨又總是嚇唬他們,所以都不和我玩,我只能一個人呆著,很無聊啊。”
    “你的父母呢?”
    “他們不會管的。”
    “你感到孤獨?可是你才多大啊。”
    “老師說,外表是個假象。雖然你看起來像我哥哥那么大,但說不定你已經幾億歲了。”
    我一時語塞。因為她說中了真相,我一時無言以對,就這么愣在原地。天幕被刷上一層深邃的藏藍色,屋里兩個人相對無言。
    “凱……”

    變故是那時候誕生的。

    爆炸聲!

    尖叫聲迭起。

    凱蒂沒有尖叫,她愣了一秒,打開門準備沖出去,我下意識的拽住了她。
    “幽靈先生,請放開我!我要去救他們!”
    “你能做什么?!你才幾歲?!”
    凱蒂掙脫了我的手,我的視野開始變得模糊。我開始頭痛,頭痛欲裂,面前的屋子出現了裂縫,是我的錯覺。我跑了出去,場景完全變了。燃燒的房屋,斷裂的柱子,燒黑的家具……小凱蒂茫然無措的東張西望,房間空無一人。
    “當心!”

    一個影子沖出。
    我抓住了凱蒂的手臂,黑影將她撲倒。
    柱子砸在黑影的腰上。

    “爸爸!!!”

    我的手伸出去,卻撲了個空。

    “爸爸!!!”

    我開始與這里的一切若即若離,一股無形的引力將我扯遠,我的眼前漸漸模糊。

    “凱蒂……快跑出去……別管我了……”
    “爸爸,可是……”
    他的手摸著女孩的頭,溫柔的說:“爸爸愛你……照顧好斯芬克斯,爸爸會回來的……現在,跑吧!”
    爸爸的手將女孩推開。女孩踉蹌地爬起,想彎腰把他攙起。

    “別管我了!!!”爸爸甩開她的手,怒視著她:“你想死嗎!!!”

    爆炸聲!

    我將凱蒂拽走。她震驚的被我拽著跑向門外。
    她又看不到我了。
    我一直跑到離房子很遠的地方才停下來。
    凱蒂一直在發愣。
    我松開她的手。眼前的景色已經看不清了。只能看到她的輪廓。她直直的盯著前方。月光勾勒出她的身影,瘦小的,站在世界的盡頭。
    我的世界完全暗了下去,有什么東西在遠離,分崩離析。
    “幽靈先生,你的名字?”遠處微光中的身影回過頭。
    “我是……安……呃……”

    我發不出聲音了!
    一股力量將我扯遠,我不受控制的向后仰倒。
    我穿過時空的走廊。
    時鐘在咯咯的笑,我又一次感到暈眩。

    我沒有閉眼,我看到那個熟悉的身影又一次向我走來。在微光中,她的背后是無數的星辰。

    “安?”
    我皺了下眉,暈眩的感覺還沒消退:“什么?”
    “……沒……事,你怎么了?”
    “我……”
    我遇見了你小時候。

    凱蒂沒有等待我的回答,她站起身,注視著遠處的月季。“玫瑰在小王子的星球上等待著,可是他再也不會回來了。”
    “他會回來的。”
    凱蒂搖搖頭,她抬頭看著已經沒有了星星的夜空。
    “暴風雨就要來了。”
    回復
  • 雨梳

    雨梳

    樓主 LV8 2016-11-21
    7

    凱蒂的日記,7月31日
    終于確定了。
    他不是安。
    他的全名叫安德。
    從一開始我就很在意這件事。他給我的感覺是那么的熟悉,仿佛我們早就認識,原來是一直和我通信的那個家伙啊。
    我為什么不能早點發現呢?

    “宇宙的邊緣是無盡的生命。”

    我早就和他說過這句話,但其實我是毫無根據的。我難以想象他跨越茫茫宇宙的感覺,被時間拋棄,遠離曾經的自己,來到時空的邊緣……以一個意識的形態,和我一起生活在這里。多麗絲和威爾的心中一定也充滿了彷徨與恐懼。他們不停的尋找離開的方法,卻還要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陪我一起做那些無意義的事……真是……
    大可不必這樣的……你們又沒欠我什么……不要這么善解人意……讓我怎么辦……

    今天是我的生日,不過沒人會記得。安德不在,多麗絲和威爾一直沒有回來。其他的人我就更不報有什么期待了。沒人會知道,沒人關心我。我會永遠記住這一天,但不是因為我的生日,而是因為……在這一天,突然有一個聲音出現在我的意識流中,對我說:
    “嗨,凱蒂,我是安德。”

    安德安德安德安德安德安德安德安德安德……

    我不想讓他離開。
    我有點自私吧?畢竟他不屬于這里,也從未屬于過這里。但這是我現在最大的愿望。我十八歲了,這是我的生日愿望,但是……
    會實現嗎?
    我看著滿是破洞的窗簾,夜色從縫隙中蔓延進來。現在已經快12點了,天空是純凈的藍紫色,并無半點星辰。我拉開了窗簾,托腮看著廣袤的夜空,廣袤的宇宙,廣袤的……時空長河。此時我終于不再感到孤獨,因為我知道,有人會和我站在一起,他會在某個地方,默默的,注視著我。
    夜空中三顆小星閃過。

    我一愣,然后拉開門追了過去。
    回復
  • 雨梳

    雨梳

    樓主 LV8 2016-11-21
    8
    天開始下雨。嘩嘩的雨聲沖刷著大地。一切看起來平淡無奇,但我知道,分離的時刻要到來了。我向著花園深處跑去。異樣的感覺一直伴隨著我,這是扭曲的時空之門。我走向那宇宙的終點,兩個熟悉的影子默默站立在旁邊。
    “多麗絲,時空隧道終于還是被你找到了。”
    她把耀眼的金發撥到肩后:“只需要適合的契機。一年前你和她通話那一晚,也就是現在,時空出現了巨大的波動。現在你只要觸碰她,我們就能回去了。”
    “……”
    威爾笑著看著我:“安德,你不會是不想走了吧?”

    “……安德?”
    我回頭,看到了氣喘吁吁的凱蒂。
    “你們……要走了嗎?”
    “原來你知道了啊……”我別過頭,“還以為能悄無聲息的離開呢……”
    多麗絲走了過去。她的手溫柔的搭在凱蒂的肩上。
    “謝謝你。”
    凱蒂搖頭,然后看向威爾,他朝凱蒂調皮的眨了下眼睛。
    “那些畫,不用謝我。”
    凱蒂沒有說話,她轉向我,不安的握著自己的雙手。
    “我早該意識到的……你就是幽靈先生……那天晚上的大火……謝謝你……我……”
    “對不起。”我向前一步說。
    凱蒂瞪大了眼睛:“明明是你……”
    “這是我的錯……不然你爸爸……對不起。”
    凱蒂搖了搖頭,她頓了半晌,低下頭,痛苦地捂住眼睛。有液體從指縫里流了出來。
    “我很害怕……這十幾年……我一直獨自一人……謝謝你出現……”
    猝不及防的,她抱住了我。
    我愣在原地。
    我感到巨大的引力呼嘯而來。
    一道閃電劃破了寂靜的夜空。風像狂暴的怒獸般撕扯著大地,發出示威的叫喊聲。空氣有著潮濕的雨的氣息。
    雨點猝不及防的砸在我的身上,擊穿我脆弱的外殼,拷打我的靈魂。我覺得難受無比,風呼嘯著把什么卷上天空,巨大的雷電肆無忌憚的嘲笑著我,漆黑的烏云在天上冷冷的旁觀。我感到附近的一切都分崩離析,我的意識漸漸模糊。我想留住這一切,可是我做不到。我的身體慢慢變成透明的,我想再次抱緊她,可是我再也做不到了。我的力量是那么的渺小,我有著一個恒星的軀殼,度過了幾億年的歲月,可是我連一個小女孩都抓不住。
    我騰飛而起。
    凱蒂呆呆的看著我們。
    “安德……”
    她的氣息還在我身旁繚繞,卻已經相隔了兩個世界。我伸出手去。
    虛空一觸。
    “不行!你不能走!!!”
    凱蒂哭著上前:“我只剩你一個人了!!!”
    我伸手拍她的頭頂。
    “你別哭了……如果你還要哭,那我來這里的意義就沒有了……照顧好斯芬克斯吧……”
    凱蒂伸手抹去眼淚,我咬牙回頭。
    “再見,安德。”
    我一愣,低頭微笑,隨即握住同伴的手。
    “再見,凱蒂。”
    白光呼嘯而過。
    回復
  • 雨梳

    雨梳

    樓主 LV8 2016-11-21
    9

    六年后。
    “凱蒂,回來啦?”
    “嗯。”
    我放下手里的噴壺,摘下手套,跑去洗手。
    “月季弄好了吧?你看你過生日還這么忙,弄好了就快來吃飯吧,爸爸把飯做好了。”
    “你又讓爸爸做飯啊。”
    “他做的好吃啊,你要是哪次吃我做的飯不抱怨抱怨這里咸那里夾生我就……”
    “媽……行了……”我甩著手上的水走向餐廳。“我快餓死了……”
    “你這個孩子!又不擦手!”
    “最后一次啦。”
    “要不是看在今天你生日的份上我就……”
    “好了好了,再不來吃飯要涼了!”爸爸一邊擺碗筷一邊喊。
    我和媽媽走進餐廳。眼前的驚喜讓我捂住了嘴。
    “凱蒂生日快樂!”
    蠟燭溫暖的火光映在我的臉上,爸爸媽媽笑著注視著我。我微笑著的閉上了眼睛,許了個愿,把蠟燭吹熄。爸爸開了燈,一家人開始有說有笑的吃飯,我感覺到一股暖意涌了上來。
    這就是家啊。

    吃完飯我獨自回到臥室休息。今年的生日蛋糕分外好吃,可能是因為和爸爸媽媽一起的緣故。我來這個新家已經四年了,爸爸媽媽人都很好,鄰居的老爺爺奶奶也很慈祥,經常拉我去她家吃東西。新生活令我的性格漸漸開朗。六年前我被診斷出有精神分裂癥,經過兩年抗精神病藥物的治療后逐漸好轉,我與一對年邁的夫妻從孤兒院相識,他們想讓我做他們的女兒,我同意了。四年過去了,童年的陰影逐漸消退,我從心底里原諒了那些向我扔石塊的人,也不會再看到那些虛幻的影子。我也逐漸變得開朗起來。因為病情十分嚴重,之前我一直以為我不是個孤兒,沒有意識到那是一個孤兒院。我只是覺得悲傷與孤獨,因為我經常能“看到”別人看不到的東西,所以被別人排斥。所以現在我經常去孤兒院,和那些不幸的孩子們一起玩耍,這多少會使我感到心安。我在那里剪壞的窗簾也都被換掉了,花園里的月季一天比一天茂盛。斯芬克斯換了幾回龜甲,我也開始了新的人生。
    我開始收拾孤兒院孩子們給我寄來的信。

    “凱蒂姐姐,阿姨說這是你當年落在這里的東西,我想了想還是要還給你。謝謝姐姐上次給我的小點心,希望下周早點見到你。我是小小戴安。”

    “這是……?”

    我拿起那本薄薄的畫冊,卷起的書角和破損的封皮使它看起來年份已久。孤兒院的孩子們給它包了書皮,也沒能抵擋住歲月的痕跡。我翻開第一頁。

    《兒童畫冊·安德、威爾與多麗絲的故事》

    誰?
    為何這感覺……如此熟悉?
    我放下畫冊,再去整理別的信件,可是我的思緒變得很亂。一些事在我腦內回蕩,我干脆仰面躺在床上,打開收音機。
    “嗞……雙星系統是指由兩顆恒星組成,相對于其他恒星來說,位置看起來非常靠近的天體系統。雙星系統有多種情況,一顆恒星圍繞另外一顆恒星運動,并且互相有引力作用,稱為物理雙星;近期在離地球130億光年的星系中發現一個雙星系統,這是目前離地球最遠的星系里發現的恒星。這是兩個從未出現過的恒星,已命名為威爾與多麗絲,編號是……”
    我震驚的坐起來。
    我從沒聽說過這個星系。但是為何我有種感覺……
    少了一個星球?
    我拍拍臉,下床去打開窗戶。風從外面迫不及待的涌進來,拂過我的臉頰,吹動我的頭發。我坐回到桌前,繼續翻看那本兒童畫冊,里面畫的是三個小孩一起冒險的故事。那個女孩金色的頭發令我走了神,我跌入了時空的漩渦。

    我看到三顆小星。
    我搖搖頭,幻象消失。

    我又翻過一頁。
    一個男孩正在奔跑,他的背后是月季裊娜的花瓣。烏云緊緊跟著他,但是他無所畏懼。他在尋找著什么東西。
    “安德?”我叫出了聲。
    畫面上的男孩仿佛聽到了我的呼喊,他微笑著轉過頭。

    “嗨,凱蒂。”

    聲音從窗邊傳來。
    我震驚的轉過頭,他站在窗戶邊上,就那么微笑的看著我。
    “你搬家了?我去花園找你,沒找到。一個叫戴安的小姑娘告訴我你住在這里。”他揚了揚手里的地圖,“你家可真難找。”

    “……安德?”

    我的腦海里浮現了許多的碎片,許多我認為是幻覺的回憶被一絲絲的扯出來。那不是幻覺,凱蒂,腦內有個聲音正對我說,這是真的,這是你的經歷,你忘記了這一切,但不代表沒發生過。
    我捂住耳朵,那個聲音還在不停的說。

    這是真的這是真的這是真的這是真的這是真的……

    “凱蒂,別再痛苦了。你認為我是幻覺也是對的,畢竟我是個意識體,當年除了你沒人能看到我。”他把手放在我的手上,抓起來放到胸口:“當然現在不是了。我是活生生的了,你看,我有心跳!”
    我噗嗤一聲笑出聲來,趕緊抽回了手。
    “你是怎么進來的?”
    “這個……我爬的窗戶……”
    男孩不好意思的笑了,他撓撓頭,說:“幸好你家只住二樓……”
    我打趣他說:“明天我就搬到十樓去。”
    “別啊。”他垮著臉說:“爬二樓就已經夠嗆了……你要累死我……”
    “我開玩笑的。”
    “你也學會開玩笑了!有進步啊!”
    我給了他一拳,他嗷嗷叫著喊疼。
    真好啊,你回來了。
    這算是愿望實現了嗎?
    “有一次我夢見了小王子。他在旅行過后終于回到了那顆只比他大一丁點的星球上。我看到了那株玫瑰。她一直在等著她的小王子,即便他有可能再也不回來。”
    “但萬幸的是,他回來了。”安德微笑的看著我,傍晚的風輕輕拂過我的發梢,他的面龐柔和又安詳。
    “我們又見面了。”

    【完】
    回復
  • 雨梳

    雨梳

    樓主 LV8 2016-11-21
    謝謝各位閱讀我的小說,這是我第一篇嘗試寫的作品,肯定會有很多缺點,請大家多多指摘,提出寶貴意見,我日后一定認真修改。

    以上發言太正經啦!

    我是雨梳,是一名初涉(拖稿)小說界的LV.0小勇者,在文學的大世界里一個Boss都沒打掉。但是謝謝米娜桑的支持,多虧了你們我才能原地回血快速復活……我特別喜歡文學,希望有一天我也能出一本自己的書。雖然這個夢想對現在的我來說還有些遙遠,但是我知道,終有一天,我也會(打那么一兩個小怪物)有所成就的!(剛剛說了什么?)所以不要有所顧慮,給我投票吧!用你們的食指猛戳右上角的小紅方塊(戳一下就好……別戳太大力……)你們的投票數會給我打很多很多的雞血!!

    謝謝你們(鞠躬)
    回復

熱門參賽作品

  • 1
    學號44

    i10****1080

    某個地方有所香云中學,幾十年來流傳了一個恐怖故事。據說,在高升級任何一班,人數達到44,那么,怨咒就會出現。。。。。。。。

  • 2
    量子腦意外

    天地廣東

    一對擁有量子腦的情侶到臺風島旅游,卻遭遇令人不解的意外。 量子腦(又稱腦子,全稱大腦皮層量子計算機;俗稱腦波云,借用電子云概念。):在太空旅行初期,為了增強人的能力,在神經場理論的指導下,利用基因技術、納米技術、腦波量子通信技術等發展出的,從胚胎時期開始發育出的由納米尺寸半導體納米晶體和突觸電路、樹突電路、細胞體電路組成的,位于大腦皮層的量子計算機。太空旅行初期之后漸漸被人遺忘。

  • 3
    彼岸花開

    亦夕亦希

    科幻中篇小說,描寫了不同人的心理,描述了人類的理智與欲望的抗爭。應該是末日喪尸類型的小說吧,希望每個人都能讀懂我想表達的情感 (請大家按時間逆序來看,我序章不小心發在了結尾)

放大

確定刪除該條回復么?

取消 刪除

獲取掌閱iReader

京ICP備11008516號網絡出版服務許可證(總)網出證(京)字第141號京ICP證090653號京公網安備11010502030452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掌閱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不良信息舉報:jubao@zhangyue.com 舉報電話:010-59845699

《速度与激情10》免费观看高清完整版-电影-在线观看